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鎮世武神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人間準帝橫走太虛

第七百五十九章 人間準帝橫走太虛

  山河瀟瀟。

  天地茫茫。

  隨著太虛之中,秦長生一聲令下,蒼穹大陸不知道有多少處地方,經歷著不可知的變化。

  一望無際的浩海之中,忽有千里蛟龍興風作浪,橫走浩海百萬里,而后沐浴著漫天雷霆騰空而去,一躍掠入太虛之中。

  還有被世人遺棄,未曾列入五大神域的狼居胥神域中,一座高達萬丈的血色巨岳之上,有著一柄漆黑的魔刀。只在準帝敕令出現的一刻,便是劇烈的顫動了起來,不再理會自己所鎮壓的無數邪魔,沖天而起,殺入太虛。

  還有縱橫萬里的古山,如蒼龍睜眼,驟然舞動長空,掠入太虛。

  天地間,有大墓開裂,伴隨曾經的主人長眠數千年的古刀褪去一身的銹跡,再度發出當年令世人驚駭的嘶吼,化作一道通天長虹,回歸大明十四勢,跟隨著準帝征戰八荒。

  ……

  浩淼太虛之中,秦長生閉目片刻。

  識海中的林荒望著那一道道披靡而來,氣勢孤絕天地的古刀,早就震驚成了一尊雕塑。

  當秦長生睜開雙眸之時,前方的黑盒之中,整整齊齊的排列著十四柄神刀,一柄不少。

  天、地、將、法、仁、義、智、勇。

  日月為明。

  天地唯心。

  人間太平。

  十里桃花。

  立地成魔。

  奉天成仁。

  秦長生緩緩伸出手掌,指尖劃過大明十四勢中的每一柄神刀,輕聲呢喃:“傳說……這天下能夠保持如今的景象,大明十四勢居功三成。今日隨本帝征戰,定不負汝等威名!”

  說著,秦長生長袖一揮,身形率先橫跨太虛,向著三千年前的冠軍神將府而去。

  無盡的太虛之中。

  陰暗冰冷。

  似乎只有永恒的死寂存在。

  然而,就在這一天……太虛震動。

  一道身影橫跨天地,青絲颯颯,白袍獵獵,周身殺氣滔天,在背后形成一條連綿萬里的殺氣長河……那身影此刻高不過十丈,卻端的有著鎮壓八荒之態勢。

  一眸一眼。

  舉手投足。

  皆是引得太虛動蕩,歲月悚然。

  而在那道身影的周身,還跟隨著十四尊龐然大物,或如青龍白虎縱橫千里,殺伐人間;或獨樹一幟,十里桃花蓬舉如遮天之傘……

  那是大明十四勢。

  此刻就如同十四尊絕世戰將,跟隨者那尊橫擊六合的準帝,烈血征戰。

  前一刻,秦長生還在妃子墳之上的太虛之中。

  而下一刻,他已經跨越九天十地,靠近了冠軍神將府……而在他的前方,也隱隱有著虛空的波動……

  秦長生身形驟然一頓!

  大明四十勢隨后凝滯虛空,像十四尊齜牙咧嘴的洪荒猛獸,將秦長生守護其中。

  “戰!”

  秦長生望著前方波動的虛空,手臂一震,體內的戰意如洪荒猛獸驟然沖出。

  下一瞬間,秦長生與大明十四勢已經踏進了那一片波動的空間。

  也就在秦長生踏入波動空間的一刻,那一方天穹之中,猛的浮現無數孤絕天地的大陣……

  有無數橫亙天宇的染血戰矛殺向秦長生。

  有嘶聲咆哮,能吼碎無數山河的妖獸撲向秦長生。

  還有銀白色大陣,拘禁虛空,鎮壓了歲月長河,要將秦長生困死此地。

  天地間,有戰鼓之音浩蕩,如上古魔鼓震動一般,每一聲都足可碾殺神魂……

  還有無數漆黑的陰兵殺來,淹沒秦長生。

  ……

  而在那些大陣的后方,還隱隱可以看見太虛極遠之處,有無數圣王,以及不少的圣皇,神色鋒冷的盯著這一方虛空。

  轟。

  隆隆。

  ……

  太虛之中,猛的響起了可怖的殺伐之聲。

  還有著無數的大陣爆裂之音。

  在那些拘殺神魔的大陣出現的一刻,大明十四勢便是沖了出去。秦長生則是手執剎那刀,黑發橫舞,白袍遮天,眸光中殺意凜然的望著周遭大陣……

  “小師弟,看好了,這才是殺神一刀斬!”

  秦長生輕聲開口,在他話音落下的一刻,那蘊含著滔天殺氣的身影驟然在太虛之中化作一條血色殘影,須臾之間縱橫千里,簡直快到了極致。

  而后,秦長生腳步一頓。

  當秦長生回頭之時,只見前方一條連綿千里的血河驟然撐開,無盡的殺戮刀芒席卷太虛,化作一道古老的殺戮之海,淹沒了那一方天穹。殺戮之海中,所有的大陣,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裂。

  識海中,林荒望著那殺神一刀斬的威力,面露震驚之色。

  這哪里是殺神一刀斬,一刀之下竟然包羅藏匿了千萬刀……秦長生騙人啊!

  前后不過瞬息時間,秦長生便是踏平了無數大陣疊加的虛空,目光微瞇的盯著前方連綿成軍的攔路之人。那些人中,實力最低的,也有著圣王境界……

  眼看著那伏線千里的圣王圣皇,秦長生忽然搖頭。

  “這就沒意思了啊,一千年前,我橫砍三百萬里之時,擋我道的人可是黑壓壓的一大片,猶如漫天蝗蟲一般。現在,不能因為我死了,就看不起我啊”,秦長生自言自語道。

  “師兄,他們應該沒想著你會出現!”

  識海中的林荒道。

  秦長生搖了搖頭,“天機閣閣主親自布局,豈能算不到我秦長生,我應該還是有資格入他的法眼吧!”

  林荒頓時不想跟秦長生說話了,秦長生口中輕描淡寫的一個人名,可都是蒼穹大陸坐鎮一方浩土的人物……是真不知道他有多菜是吧。

  “來者何人,四大古族征伐魔族霸首蕭義山,速速離去!”

  很顯然,擋住秦長生去路的最前面的那個圣王,還不認識林荒,或許也不知道此一戰中,會有秦長生的出現,所以很是囂張的提槍對著林荒。

  “你們看見剛剛的大陣了嗎?它們可足夠殺十個你了!我能安然無恙到此,你還敢如此狂妄?”

  秦長生問著前方的那人。

  “休要放肆,吾等鎮守此地七日有余,前方哪里會存在大陣,你到底是誰?”

  那圣王呵斥道,周身已經開始凝聚著可怕的殺意。蒼穹大陸各方霸首圍殺蕭義山,容不得絲毫閃失,若是此人有異,他必將賜對方一死。

  “我是你大爺!”

  秦長生冷哼一聲,身形踏步向前,一步百丈,快如閃電。

  “找死!”

  那圣王心中怒意頓時升騰,槍鋒之上沾染寒芒,瞬間殺向秦長生。

  砰……

  在他還未曾靠近秦長生之時,身形便驟然在太虛之中爆裂而亡。

  下一刻,伏線千里,鎮守太虛,等待著蕭義山救援之兵的眾人皆是面色大變,接著沒有絲毫猶豫的齊齊殺向秦長生。

  “小師弟……下一招,雪飄人間!”

  秦長生話音未落,天地驟然蕭寒。

  漫天大雪,不知從何時而起……

  只在恍惚間,無盡的大雪滿蒼穹,充斥著亙古的悲涼與鏤刻在心的絕望。

  秦長生一步百里急速前行,卻如同漫步在太虛之中,身披白衣如縞素,周身蕭颯凄涼的氣息,鋪卷十萬里虛空,令得那無數殺來的圣王圣皇停滯不前,心中莫名的感到一絲不妙。

  “蕭蕭……這雪應該很好看吧!師兄不咋懂!可是……師兄記得,你答應送我的貂裘,師兄一直沒有看見呢!”

  秦長生話音落下間,身形已然出現在了那一群圣王與圣皇之中,伴隨著漫天大雪落下,所有人盡數被雪花覆蓋,再無絲毫生機……

  “小師弟,以后可一定要守護好那個小妮子啊,可別學師兄,沒了瀟瀟,就算是長生不朽,又有什么意義!”

  秦長生燦然一笑,臉上卻滿是蒼涼與悲傷,而后他身跨千里而出,向著冠軍神將府而去……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