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五十章 命運

第五十章 命運

  崔斯特微笑著從瘦子身邊走過,繞著賭桌向段無延走去,并微笑著說道:“也許極東之地的人生來就是好運。我完全可以擔保,他絕對沒有出千。所以,瘦子,你應該把錢給他?!?/p>

  當崔斯特站到段無延身邊時,段無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氣味,倒說不上好聞,但也絕對算不上惡臭。

  瘦子瞪著眼睛大聲叫道:“我不管你們說什么!錢我是不可能給的!因為他出千了!他絕對出千了!”

  “噢我的天吶!”崔斯特攤了攤手,無奈地笑道:“從到這里的前一秒起,我就知道你的賭品極為低下。所以……”

  崔斯特一邊說著,一邊將那袋瘦子輸給段無延的金幣拿了出來。

  “所以,我早就幫這位極東之地的友人拿過來了?!?/p>

  所有人都驚詫地看向崔斯特。因為沒有人注意到他是怎么拿走瘦子身旁的金幣的。

  瘦子惡狠狠地罵著:“你這個卑鄙的盜賊!”

  當崔斯特聽到“卑鄙”這兩個字時,不禁眉頭皺了一皺,并將右手猛地一揚,將一張帶著神秘光芒的卡牌朝著瘦子的嘴巴飛了出去。

  一道藍色的光暈在瘦子的臉前華麗地炸開。

  “卑鄙?”崔斯特冷笑著:“那要看是什么樣的盜賊。我倒是覺得像你這樣在賭桌上賴賬的人才算是卑鄙?!?/p>

  瘦子被剛剛的魔法嚇出了一身冷汗。只聽他用顫抖的聲音咒罵道:“哼……只是三百枚金幣而已,我以后絕不會和你們這群魔鬼在同一個賭桌上再見的!絕對不會!”

  崔斯特轉過身,他根本不想再去看那個瘦子一眼。

  “你叫什么名字?極東之友?”崔斯特友好地向段無延笑著,并將那個裝著三百枚金幣的袋子放在了段無延的手里。

  弗里多面露喜悅地幫助崔斯特向段無延翻譯著,畢竟在每一個賭徒的心中,崔斯特都是近乎神明般的人物。

  段無延微笑著回應:“我叫段無延?!?/p>

  “OK,fine.延先生,你介意和我賭兩局嗎?”崔斯特饒有興趣地看著段無延。

  段無延皺了皺眉頭,反問道:“為什么是我?賭術大師?”

  崔斯特笑了笑,隨后應道:“我的身上從來不帶金幣。我在想,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不妨用那三百枚金幣賭一場。要是你贏了,我就送你一個禮物,一個絕對會喜歡的東西?!?/p>

  段無延搖了搖頭,拒絕道:“我不和你賭?!?/p>

  崔斯特不禁挑了下眉毛:“你確定?”

  “我確定,”段無延笑著應道:“和你賭,我是贏不了的,不過我不可以送給你一百枚金幣?!?/p>

  崔斯特和弗里多都是不禁一怔。

  段無延解釋道:“如果沒有你的出現,我可能并不能拿到這三百枚金幣,而且,還有可能惹上一些麻煩。與其賭輸掉三百金幣,不如我送給你一百金幣好了,這樣我還能剩不少?!?/p>

  崔斯特臉上的笑意更甚了:“我不太能理解極東之地人的思維,不過,我愿意接受你送給我的一百枚金幣?!?/p>

  說完,崔斯特便用右手在段無延的面前打了個響指。

  段無延微微一怔,并沒有理解這個響指的用意。

  然而在下一秒,段無延就明白了崔斯特為什么要做這個動作。

  在一個響指間,段無延手中的錢袋竟突然變輕了不少。而緊接著,崔斯特的手中就莫名多了一摞亮閃閃的金幣。

  站在一旁始終注視著一切的弗里多不禁驚詫地張大了嘴巴,他根本沒有看清崔斯特是怎樣做到的。

  崔斯特微笑著將一百枚金幣收好,并對段無延說道:“嗯……朗姆酒的香氣……”

  “這樣吧,當作交易,我送給你一樣東西?!贝匏固卣砹艘幌伦约旱亩Y服和禮帽說到。

  弗里多聽到這句話時,簡直都要饞哭了。他很清楚,崔斯特的物品對于一個賭徒而言象征著什么。

  “段兄弟,崔斯特要送給你一樣東西以作交易?!备ダ锒嘤行┦涞胤g到。

  段無延不禁眼前一亮,當即應道:“那再好不過了!”

  弗里多輕輕嘆了口氣,繼續擔任著翻譯的工作。

  然而就在這時,一把鋒利的飛刀突然朝著段無延的腦袋射去。

  崔斯特的眉毛一挑,揚手又是一張卡牌,將那柄飛刀攔住。

  段無延還沒有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么,他只聽到一道激烈的碰撞聲想起,緊接著在自己的左側就落下了一柄飛刀,和一張正在緩緩消失的卡牌。

  段無延當即皺了皺眉毛,并時刻準備將自己的兩枚法器召喚出來。

  崔斯特緩緩地走到段無延的身旁,臉上依舊帶著笑意。

  似乎無論有什么風浪都無法讓這個男人驚慌失措。

  “退后,崔斯特!我的目標并不是你?!币粋€陰冷的聲音從不遠的一張賭桌后傳來。

  崔斯特笑了笑,回應道:“看來我們的目標一樣?!?/p>

  當突變發生時,弗里多便忘記了翻譯。

  段無延皺著眉頭,向臉色慘白的弗里多問道:“他們在說什么?”

  弗里多顫抖著說道:“似乎……似乎在說你……”

  “說我?”段無延不禁有些詫異。

  弗里多吞了吞口水,對段無延說道:“雖然很抱歉,但是不得不說,我必須要離開這里了……”

  段無延一時眉頭緊鎖。

  此時,在另一張賭桌后正站著一個身著黑色皮甲,披著暗紫色披風的男人。

  而也正是在這個男人出現以后,賭場中的賭徒們才紛紛逃竄,呼喊著逃離了賭場。

  段無延意識到了自己身上的麻煩,而自己也不想把麻煩帶給無辜的人,于是,段無延對弗里多說道:“你走吧,希望下次在酒館里還能遇見你?!?/p>

  弗里多點了點頭,說道:“那么……再會,段兄弟。希望神明保佑你……”

  段無延將手里的金幣交給了弗里多,然而卻又被弗里多推了回來。

  “不不不,這些錢你拿好……或者給那個胖子,好吧他早就跑掉了……”弗里多的眼神一直在往旁邊瞟,似乎那個突然出現的刺客是來刺殺他一樣。

  段無延輕嘆了一聲,拍了拍弗里多的肩膀。

  在危險如此接近的情況下還能在自己身邊站這么久,段無延還是有些佩服弗里多的。

  弗里多最后向段無延打了個招呼,隨即也是飛快地朝著賭場的大門沖去,其狼狽的樣子和其他的賭徒無異。

  “我沒有想到作為一個優秀的游蕩者竟然會選擇錯誤的目標,”崔斯特似是在嘲弄那名刺客:“里昂,你變了?!?/p>

  那個被稱作里昂的刺客只是冷笑了一聲,說道:“錯誤的目標?我可不這么認為,為了燒死猿猴而點燃森林,這剛剛好?!?/p>

  段無延的眉頭緊鎖,他聽不懂崔斯特在和那個刺客講什么。但猛然間,他又想起了陳長傾以及陳長傾在精靈之森所做的事情……

  “難道這個人是艾德諾西爾派來的?他要殺陳長傾,為精靈報仇?但是他卻認錯人了,把我當作了陳長傾?”

  想到此節,段無延當即心中一緊。

  “如果是這樣……那么陳長傾豈不是很危險?”段無延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此時他身上皆是離火,憑他那固執的性子,豈不是會鬧出大麻煩?”

  崔斯特的手腕一翻,將一張卡牌變出,并將其靈活飛快地在指間翻轉:“如果是這樣,那這倒還很符合你的性格?!?/p>

  “所以你知道我會怎么做?!崩锇旱穆曇魳O度陰冷:“讓開,崔斯特!”

  崔斯特笑了笑:“不可能。我拿了他的金幣,我欠他一個人情?!?/p>

  里昂冷哼了一聲:“現在那個極東之地人的賞金又翻了一番,聽說他還屠戮了一個侏儒的村莊?!?/p>

  “噢!”崔斯特假意驚呼著:“那你又是從哪里聽說這個人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據我所知,你想要的那個人是一身白衣,背負長劍的?!?/p>

  里昂笑著說道:“但我也不能保證他會改變裝束?!?/p>

  崔斯特的眉頭一挑,他知道,一旦面色如冰的里昂露出了笑容,那就說明這個刺客將要出手了。

  “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刀法有沒有長進?!贝匏固匚⑿χ劝l奪人,手中飛快地撒出鋒利的魔法卡牌。

  里昂眼光一冷,將手中的短刀一揚,將幾張卡牌擊落,隨后向后一縱,躍入了暗影之中。

  崔斯特見狀,不禁笑了:“你可能忘記了我的魔法?!?/p>

  崔斯特輕輕將雙目一閉,在他合眼的一剎那,里昂的身形又頓時被暴露了出來。

  然而,里昂此刻的位置卻著實讓段無延和崔斯特倒吸了一口冷氣。

  因為他就在段無延的身后。

  崔斯特將段無延猛地一推。

  里昂的背刺也就此落空。

  段無延趁此良機當即借助黃風咒隱去身影。

  崔斯特察覺到了段無延的小把戲,所有的潛行在崔斯特面前都是毫無意義的。

  然而里昂卻是無法發現段無延的蹤影。

  “這是你搞得把戲嗎!崔斯特!”段無延的隱身讓里昂有些憤怒了。

  崔斯特輕笑著:“這是命運?!?/p>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