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三十七章 火爐

第三十七章 火爐

  在西域的東海岸有一片游民的聚集地。

  那里沒有秩序,沒有統治者,只有一條鐵一樣的規則:“沒有頭腦的人,便沒有生命。”

  這里充滿了暴力以及血腥,是海盜、黑商以及賭徒們最喜歡的地方。

  西域人將這片混亂的地方稱之為“安多羅爾”(意為“充滿污垢的溝壑”),而常年混跡于安多羅爾的人們則將他們的生存之地親切地稱為“火爐”。

  在“火爐”的某個火爐旁,一個西域人類,一個徹頭徹尾的人類一邊將自己的大衣放在爐火旁邊,一邊對著站在自己身旁的另一個穿著單衣的人類還有女精靈笑著說道:“海岸處的秋天要比別處冷得多,請坐,二位先烤烤火。我叫斯維爾特。”

  那個身著單衣的人類很自然地就坐在了爐火旁,而那個女精靈看上去則是有些不自在,似乎不太愿意坐在此處。

  “嗯……”斯維爾特笑了笑:“也許對于精靈而言,這里的確是太過臟亂了。”

  女精靈一時有些尷尬地回應道:“我,我并不是這樣想的……”

  女精靈的人類同伴見狀,則是很自然地拉著女精靈的手,讓其在自己的身邊緩緩坐下,并對著斯維爾特笑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會我們的語言的?”

  斯維爾特也同樣笑著應道:“我也很想知道,你是怎樣擁有一個精靈伴侶的?”

  人類怔了怔,問道:“精靈?你也知道她是精靈?”

  斯維爾特不禁挑了挑眉毛,反問道:“我相信在整個中土大陸,沒有人不知道精靈的長相。”

  那個人類不禁一時怔住了,似乎斯維爾特的回答很出乎他的意料。

  斯維爾特見面前的這個人類的表情有些異樣,隨即問道:“你好,先生?你還好嗎?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

  人類仍是不語,他似是在思索著什么,而且似乎這個過程還很痛苦,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差。

  他身旁的女精靈見狀,隨即向斯維爾特應道:“我叫諾西蘭爾,他的名字是段無延。”

  “段無延。”斯維爾特怔了怔,隨即說道:“這很符合‘極東之地’的命名規則。”

  斯維爾特看向了段無延,發覺他仍在愣愣地發呆,便向諾西蘭爾問道:“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諾西蘭爾皺著眉,搖了搖頭。

  在段無延第一次聽到諾西蘭爾自稱為精靈時,他還以為這是狐妖族內部對自己的稱呼。然而剛剛聽了斯維爾特的話,段無延才知道,原來精靈就是來自西域,而非自己的故土,也絕非青丘狐妖。

  “如果諾西蘭爾是精靈……”段無延喃喃道:“如果是精靈……”

  諾西蘭爾和斯維爾特看著有些魔怔的段無延,皆是有些錯愕。

  突然,段無延抬起頭問向斯維爾特:“你了解精靈嗎?”

  斯維爾特稍微頓了頓,而后回應道:“了解?我只是聽說過一些關于精靈的故事而已。難道……你一點都不了解你的伴侶嗎?”

  段無延輕嘆了一口氣,將自己與諾西蘭爾相遇相識,同生共死的經過大致給斯維爾特講了一遍。

  斯維爾特聽完這個故事后,不禁笑道:“這可真是個老掉牙的故事。”

  段無延無奈地聳了聳肩,應道:“可我們就是這樣走到一起的。”

  斯維爾特努了努嘴,略微想了想,隨后說道:“既然是這樣,那么你們可以前往東部的精靈之森去看看,離這里也算不上太遠。”

  “精靈之森?”諾西蘭爾的回憶似乎被喚醒了些許。

  斯維爾特點了點頭,道:“在這片大陸的東部、南部、西部甚至是中原邊境都會有屬于精靈的森林,這是地圖上有標識的。我建議你們前往最東部的精靈之森,因為那里離你們所說的西海,也就是我們的東海岸很近。也許你們可以在那里找到些線索。”

  段無延當即向斯維爾特抱拳道:“多謝了!”

  斯維爾特看著段無延的手勢,不禁笑了笑:“這是極東之地用來表示謝意的手勢嗎?”

  段無延應道:“這是表示敬意的手勢。”

  斯維爾特聞言,又是大笑了兩聲。

  “那我們就不再打擾閣下了,”段無延起身說道:“我們這就前往精靈之森。”

  斯維爾特看了看窗外,道:“現在已經是黑夜了,我并不建議你們趕夜路。安多羅爾是個混亂的地方,而這里的邊境更是如此。你們最好選在白天趕路。”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也向窗外看去,此時天已大黑,除了四周的房舍以及遠處的燈塔會發出些許昏暗的燈光外,就再無半點光亮了。

  斯維爾特笑道:“如果你們不介意,可以睡在我的房間。我靠著火爐過一夜也是無關緊要的。”

  段無延一聽,當即心中一快,竟然還有這等好事?當即就要滿口答應下來,但段無延又轉念一想,自己對西域的人也不是很了解,萬一……

  段無延小心地問道:“嗯……斯,斯……”

  “斯維爾特。”斯維爾特笑著提醒道:“我們的名字和你們的名字一樣難記。”

  “噢!斯維爾特,斯維爾特。”段無延念了兩遍,而后繼續問道:“我想知道,你為什么肯幫我們?”

  斯維爾特挑了挑眉毛,應道:“嗯……是這樣。在安多羅爾這個地方,每個人都崇尚利益。我當然也不例外。但是相比于他們,我的眼光興許會更長遠一些,比如,我喜歡交朋友,交有用的朋友。”

  段無延不禁笑了笑:“我們很有用?”

  “當然!”斯維爾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你來自極東之地。如今中土世界與極東之地連接在一起,日后肯定會有很多交集,甚至還會有戰爭。如果日后有什么危急的時候,作為我的朋友,你肯定會幫我一把的,對嗎?當然,如果你也把我當朋友的話。”

  段無延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很喜歡你這樣的人!如果是在我家那邊,我一定跟你好好喝上幾杯酒!”

  斯維爾特也是笑道:“酒可不是只有你們才有的!”

  段無延不禁一怔,道:“真的?”

  斯維爾特的嘴角向上揚了揚,滿臉真誠友好的善意。

  在斯維爾特家的餐廳中,段無延和斯維爾特各捧著一個杯子,而諾西蘭爾則是安靜地坐在一旁,默默地注視著段無延。

  在昏暗的燭光下,段無延和斯維爾特小酌了幾杯。

  “你們的酒和我們那邊的不太一樣。”段無延喝下一杯烈酒,而后說到。

  斯維爾特笑道:“有機會我一定要去嘗嘗你那邊的酒。”

  段無延心中一喜,臉上又堆起壞笑道:“那是必須!我跟你說,喝酒,還得去青樓……”

  斯維爾特不禁一怔,而后瞟了一眼旁邊的諾西蘭爾。

  段無延當即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不過好在諾西蘭爾似乎并不知道青樓是什么地方。

  斯維爾特和段無延又碰了一杯,道:“你們那里的女子可未必有精靈好看,所以,還是好好珍惜吧,哈哈!”

  段無延當即慚愧道:“說的是,說的是。”

  “哎!對了,”段無延又飲盡一杯酒而后問道:“你是怎么學會我們的語言,并且知道我們那邊的事情的?”

  斯維爾特微笑著應道:“在黎明時拉開窗簾,這難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嗎?”

  段無延微微一怔。

  斯維爾特伸手拿過段無延的杯子,說道:“今晚就喝這些吧,明天你不是還要趕路嗎?”

  段無延長呼了一口氣,頓時整個餐廳皆是酒氣。

  段無延道:“也是,那我們就先休息了。”

  斯維爾特笑了笑,道:“請自便。”

  厚顏無恥的段無延絲毫沒有和斯維爾特客氣,他竟真的要睡在斯維爾特的房間里。

  諾西蘭爾扶著段無延緩緩走進斯維爾特的房間。

  而斯維爾特則是找來了一條破舊的毯子,放在了火爐旁,并小聲說道:“還是火爐旁舒服……”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走進房間后,只見房間之中只有一張床。

  那么顯然,今天晚上的安排已經不用安排了。

  不過畢竟諾西蘭爾與段無延也算是患難與共過,在巨獸肚子里的時候他們就曾是相依偎著休息的,此時睡在一張床上也沒什么不可。

  段無延走了幾步后,一頭倒在了床上。

  而諾西蘭爾則是安靜地躺在段無延的旁邊,將厚重的被子蓋在了自己和段無延的身上。

  段無延趴在床上,只覺得一股熱氣在自己的腹間翻騰。

  段無延心中念道:“這是什么酒……竟然這么烈……”

  一股股熱流開始在段無延的身體中翻涌,就在一個恍神間,段無延竟突然感覺自己有了感覺……

  諾西蘭爾輕柔的呼吸聲在自己的耳畔響起,段無延的心也愈加得燥熱,而同樣燥熱的還有段無延的身體。

  諾西蘭爾躺在床上安靜地休息,就像一只溫柔的貓,然而就在下一秒,她卻如一只受驚的兔子。

  “你要做什么……”諾西蘭爾有些慌亂地問到。

  段無延很想停下自己的動作,但是他又做不到。

  “我……我,我……”段無延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因為一段段奇妙的感覺正如他體內的熱流,洶涌不止,綿長舒適。

  諾西蘭爾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她雖然失憶了,但還知道此時段無延在干什么。她在猶豫自己要不要制止段無延,但是漸漸的,她又放棄了掙扎。

  諾西蘭爾的身子有些顫抖,她隱約覺得,這是自己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一陣陣特別的聲音傳到了斯維爾特的耳中。

  斯維爾特緩緩從毯子中爬出,并輕輕敲了敲地上某一塊的破舊木板。

  隨著輕微的幾聲“吱呀”響起,三塊并排的地板被緩緩掀開了,里面依此爬出了三個大漢。

  “這可真是好久都沒來生意了!”一個大漢低聲說到。

  斯維爾特輕輕笑了笑,用極其邪惡的聲音說道:“精靈,嘿嘿嘿……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