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三十四章 人有長思便長思

第三十四章 人有長思便長思

  眼見著驚濤涌入,駭流奔騰,段無延是既想有所作為,卻又無可奈何。自己僅剩下不到五年的功力,一會兒出去之后沒準還要再想辦法去對付落書生。如果自己現在就將這幾年的功力耗盡了,那等到關鍵時刻,自己也就沒辦法再使黃風咒去唬騙落書生了。

  落書生離那被咬穿的洞最近,一股浪潮劈來,他只得勉力一擋。

  落書生急忙運筆,繪出一道清光將那海水攔住。

  現下,萬獸伏天圖中的畫獸們早已被海水沖散,落書生眼下除了苦苦支撐之外,再無其它辦法。

  落書生大聲向段無延求道:“段兄!快來助我!這水勢太大,我撐不了多久!”

  此刻段無延又豈想袖手旁觀?他也明白“覆巢之下豈有完卵”的道理。但此番光景,他只能無做無為。

  段無延故意擺出一副輕松之態,大笑著回應道:“哈哈哈!是你自己要出去的!現在捅了簍子,也得你自己想辦法!”

  諾西蘭爾聞言不禁皺了皺眉頭,她知道此時情況危急,不容馬虎,隨即,諾西蘭爾拽了拽段無延的袖子,似是在發問。

  段無延會意之后,又輕輕碰了碰諾西蘭爾的手指,示意她不要作聲。

  落書生聽聞段無延所言,當即連連叫苦,只能頑強支撐。

  四周長吼驚天,暗處駭流洶涌。這巨獸在肚子被咬出一個洞之后,顯然已是瀕死之態。

  三人只覺自己所在的地方在緩緩下沉,朝著深海更深處落去。

  落書生揮筆神通,施盡平生所學,竟一時也將那海水攔了住。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站在一旁,心里也甚是緊張。每每落書生快要支撐不住之際,二人都會心中一緊;而當落書生再施妙術,挽回局面時,二人就又長抒一口氣。

  此番來來回回,幾經幾轉,直至一道悶聲從地起,海水緩緩退去,三人才都將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此時落書生已是大汗淋漓,海水一退,他當即腿肚一軟,癱倒在地。

  段無延大笑著說道:“你倒是還有些本事,早知道我就不暗中幫你了!”

  落書生登時一驚:“他在暗中幫我?怪不得我能將這海水攔住。”

  然而,段無延所言不過也是為了將落書生瞞住而已。這洶洶濤水之所以能被攔下,全憑落書生一番拼勁,和段無延是半點關系也沒有。

  “外面……是哪里?”諾西蘭爾不禁怔怔地問到,她方才一直在朝著洞外看。按理說,三人現下應該已是墜入海底了,但此刻四周不禁沒有水,還隱隱有著風聲和光亮。

  段無延輕輕一拉諾西蘭爾,從落書生身前走過,笑道:“出去看看不就得了?怕什么?”

  落書生皺眉望去,只見段無延步態輕盈,神色輕松,似乎只是來這里游玩一番而已。落書生見此,心中更是駭然,只以為是段無延的功力深厚,完全不懼什么危險。

  可落書生越是這般想,他就越中了段無延的套。

  段無延別的能耐沒有,但賭術卻是一絕。雖說他逢賭必輸,輸了好幾年,但這好幾年下來,他也將那裝模做樣、扮豬吃虎的能耐練成了一絕。

  要知道,這扮豬吃老虎也并不是什么難事,臉皮越是厚,這能耐就越是精湛。

  落書生勉力從地上爬起,緩緩朝著洞外走去。在邁步時,落書生手中的那把破折扇不知被什么東西刮了一下掉在了地上。落書生扭頭看向那折扇,只見其腌臜污垢,破爛不堪。

  “唉……”落書生長嘆一聲,最終還是將那把折扇撿起,握在了手中。

  三人走出這巨獸的肚子之后,竟發覺此時自己所在之處竟是一番另一幅洞天。

  誰能想到,這深海之底,竟有人建了一個山莊。

  這山莊四周似有法器坐鎮,周遭海水皆涌不進。

  段無延回頭看了看那倒在地上的巨獸,只見這巨獸之大,有如山巒,而此刻,這山巒正在微微顫抖,似是將死。

  段無延大笑了兩聲,隨即便不再理會這將自己和諾西蘭爾困了多時的大怪物,朝著那海底山莊走去。

  落書生見段無延此番貿然,便想要出言阻止,畢竟隱居之處頂有高人,但落書生又轉念一想,憑段無延的能耐,他就是這般大大咧咧地走進去又有什么可擔心的呢?

  落書生緩緩跟在段無延和諾西蘭爾的身后。而就在此時,借著那山莊散出的清光,落書生看到了諾西蘭爾那一娑倩影。

  先前在巨獸腹中時,他沒能看清諾西蘭爾的容貌,他只覺得這諾西蘭爾清麗至極。但沒成想,這諾西蘭爾竟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動人。

  落書生望著諾西蘭爾的背影,不禁漸漸癡了。

  柳腰寬寬,金發如瀑,膚清勝雪,翩若驚鴻……一時間,諸多溢美之詞從落書生的心中涌出,一如落書生那洪若傾瀑的思緒。

  “喂!”段無延突然回頭大聲喚道:“你若是不想來便就走吧,江湖路遠,有緣相見!”

  落書生這才發覺自己正站在原地,落下了段無延和諾西蘭爾好一段路。

  諾西蘭爾此時輕輕轉過頭,看向落書生。

  落書生一望諾西蘭爾的那般嬌容,當即心神一顫:“世間竟有如此絕色,得此一見,此生無憾……”

  段無延見落書生一臉癡迷地望著諾西蘭爾,不禁心中一時又懼又怒,當即大聲喝道:“不走算了!告辭!”隨即便拉著諾西蘭爾繼續朝那山莊之中走去。

  落書生見諾西蘭爾又跟著段無延緩緩離去,心中不禁大生失落之感:“唉……也只有像段無延這般修為高深之人才能有此等美人為伴……像我,最終也只能是孤獨終老,孑然一身罷了……”

  落書生又是長嘆一聲,將畫筆在空中連揮,隨即借著一道清光朝著海面飛去,他自知與諾西蘭爾無緣,便也不愿再多做糾纏。

  段無延聽得身后有風,便回頭看去,見落書生御空離去,心中的石頭也不禁落了地。

  落書生一邊破海而行,一邊癡癡望向那諾西蘭爾,心中萬般酸澀起,縱是不語也有言。

  只見落書生又將畫筆一探,飛出濃墨清光,在那山莊上空一氣寫下三百余字,歌行一篇:

  明月落西樓,樓色入江流。

  遙觀清絕十千丈,月上何處了凡憂?

  我望煙川飛霞影,必是云仙暫經停。

  仙人自逍逸,往客難辭西。

  月桂一折清無數,尋長相思夢為梯。

  乍入廣寒香驚徹,云四周兮煙渺蒙清洛。

  所嘆仙人影,飄渺脫凡形。

  風鼓白衣輕,絕胭勝桃櫻。

  蓮步渡西池,未覺驚鴻引魚癡。

  輕歌嫣如笑,四弦風意悅佳時。

  鳴琴驚瑟,瓊泉忽落。

  流聲如縷,桂棹蘭車。

  蘭車偶入寒宮處,寒宮階前搗藥兔。

  白兔緩相前,所道仙人言:

  “長思無盡思常盡,欲尋無終尋愈終。”

  恍然驚從九天落,方知我為九州客。

  九州浩瀚客萬千,何處復見此云仙?

  望眼明月藏煙渺,長風一夢廣寒宵。

  何求羽化飛云乘風去?人有長思便長思。

  書罷,落書生自嘲一笑,于萬丈波瀾間不見蹤影。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一邊走著,一邊發覺頭頂似是有字,便抬頭看去。

  諾西蘭爾不識得這些文字,而段無延能看懂,卻也不甚明白其中深意,只知道寫下這一篇歌行之人心有百憾,長思無盡。

  段無延皺了皺眉頭,和諾西蘭爾并肩朝著那山莊之中走去。

  恍然間,段無延憶起,諾西蘭爾曾言:若是能從那巨獸腹中出去,便嫁給自己。

  段無延不禁一笑,這番言語也不過是諾西蘭爾為了救自己,情急之下才說出的言語罷了。像自己這般不堪的人,有何德何能讓諾西蘭爾垂青?

  一時間,段無延又突覺那頭頂的字寫出的正是自己心中所想,隨即便又抬頭看去。然而,此時那三百余字早已隨著濤流散去。

  段無延不禁長嘆一聲,苦笑不已。

  諾西蘭爾聽得段無延嘆氣,心中也略明一二。她也并不愿多去想那件事,隨即便微微開口,輕聲說道:“我們終于逃出來了……”

  段無延一怔,點了點頭,應道:“啊……是。現在我所剩功力不多,就這般飛出海面還太過危險。我們先去這山莊中看看,興許有什么辦法能助我們到西域。”

  諾西蘭爾輕輕一笑,點了點頭。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站在那山莊門前,一時不敢貿然闖入。

  段無延朝著山莊之內拱手大聲說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在此隱居?晚輩遭受意外,流落至此,現下無計可施,請高人為我們指點一二!”

  段無延向來不會去說這些文鄒鄒的客套話,所以這幾句話從段無延的嘴里出來是怎么聽怎么別扭。

  然而,里面的人似乎卻并不介意。

  只見一道清光緩緩在段無延和諾西蘭爾的眼前出現,并指引著段無延和諾西蘭爾走進山莊之中。

  諾西蘭爾有些猶豫。

  段無延見狀,輕輕拉了拉諾西蘭爾,示意沒事。

  諾西蘭爾這才跟著段無延緩緩邁進那山莊的大門。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一進山莊,便嗅到一股淡淡的茶香。

  而那股清光也沿著那飄來的茶香悠然飛去。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