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三十二章 茍延殘喘

第三十二章 茍延殘喘

  段無延微微一愣,心中一熱,還道是自己聽錯了,慌忙問道:“啊,啊……你說什么?”

  諾西蘭爾低著頭,沒有回應。

  兩個人就這般在黑暗中沉寂了良久。

  在這巨獸的臟器中,除了一些海獸的呼吸聲外,就只剩下汁液流動的聲音。

  段無延攬著諾西蘭爾嬌弱冰冷的身子,有些木訥,也有些茫然:“她為什么要這么問?她是……”

  段無延在心中想著,盡管他還不清楚諾西蘭爾的身份,但是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對諾西蘭爾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又過了不知多久,諾西蘭爾才嘆了口氣,緩緩說著:“自從我在那個村子中醒過來,便遇到了好多好多陌生的人。有人故意討好我,也有人憎惡我,幾天下來,我都是清楚的……村里的男人們總似是不懷好意,而陳大哥視我為狐妖。但是,段大哥你,似乎和他們都不一樣……”

  段無延怔怔地問道:“有什么不一樣……”

  諾西蘭爾的身子緩緩挪動了一下,后背剛好靠在了段無延的左胸膛上。

  諾西蘭爾能感受到段無延的心跳,而段無延自己能聽見自己內心的悸動。

  “可能也一樣吧……但總歸有些不同,”諾西蘭爾嘆著氣,緩緩說道:“唉……不過現在說這些又有什么用?我們都快死在這里了……”

  段無延心中一顫:“是啊,我們都快死在這里了,又何須藏著心中所想。人活一世,到最后若是帶著遺憾見閻王,那豈不是就連下輩子也要不快活?!?/p>

  想到此節,段無延當即用力一攬,將諾西蘭爾緊緊擁入懷中,道:“既然都快死了,有些話不說又有什么用?”

  諾西蘭爾面若清水,微泛漣漪,卻又風平浪止。

  段無延輕聲說道:“我真的喜歡你。你也許覺得我輕浮,或是覺得我太過直白。但我段無延絕對是真心實意的?!?/p>

  諾西蘭爾緩緩說道:“不過是因為我的模樣罷了……”

  段無延一聽,當即辯解道:“不!絕對不是!”

  諾西蘭爾目光一垂,并沒有因段無延的這幾個字而露出什么別樣的表情。

  而轉瞬間,段無延卻又萬般低落地說道:“唉……也許真的是吧……”

  諾西蘭爾忽然眼中微光泛起。

  “但是……喜歡你的樣子又有什么錯嗎?難道喜歡一個人,就非要除去她的模樣,只喜歡她的內在嗎?”段無延輕聲嘆到。

  諾西蘭爾緩緩問著:“你就不擔心我是狐妖嗎?”

  “狐妖又怎樣?”段無延毅然應道:“這世間縱是妖獸萬千,那就連一個善良的妖獸都沒有嗎?天下之大,為何偏偏人與妖獸就不能容?陳長傾他是個呆子,我不知道他的那些師父都教了他什么。但是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告訴他,妖獸并不都是邪惡的!”

  段無延此番話語正是道出了自己的心聲,當日在興州,陳長傾不管不顧,一劍將老瞎子刺倒在地,前幾日又對諾西蘭爾敵意萬分……段無延想不通,人與妖獸都是以天地為母,為何就一定要如此呢?

  諾西蘭爾聽完段無延的一番話,不禁心中蕩起一陣暖意與欣慰。在破碎而模糊的記憶中,她似乎清楚而深刻地感受到了種族與種族之間的偏見。雖然她還記不清一切,但是她仍有一種朦朧的感覺,似乎曾經,她也因種族之間的紛爭而痛苦過……

  段無延又用力將諾西蘭爾攬入懷中,問道:“如果我們活著出去了,你愿意……”

  諾西蘭爾打斷了段無延的話:“我不知道?!?/p>

  段無延不禁一怔。

  諾西蘭爾輕聲說道:“不要再談這些了……沒有意義的……”

  段無延摟著諾西蘭爾的手臂突然松了些許,一種落寞之感突然涌上了心頭。

  段無延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也是,像諾西蘭爾這般天仙般的女子,又會有哪個男人不會為之心動?自己可以不在乎她是不是狐妖,而別人就不能了嗎?

  段無延雖然不知道諾西蘭爾會傾慕哪樣的女子,但可以確定的是她所喜歡的絕不會是自己這樣一無是處,游手好閑的人……

  再怎么說,至少也應是陳長傾那般的人吧……

  段無延不禁輕嘆了一聲,此時,他的心如一片冰湖。此刻即便是美人坐懷,他也再無半分想法。

  縱是清絕十千萬,無一傾心卻奈何?

  如寂,如寥。

  段無延和諾西蘭爾就這般相互依偎著在黑暗之中捱過了一段又一段漫長的時光。

  不知過了幾個時辰,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

  段無延已被餓到了絕境,而那原本溫熱的臂膀也開始逐漸變得冰涼。

  諾西蘭爾清晰地感受到了段無延的手臂越來越松,越來越松……

  “段大哥?”諾西蘭爾連忙喚到。

  然而此時的段無延已經幾乎沒有力氣再說話了。

  巨大的響聲再一次驚起,洶涌的海水又一次從臟器的那個縫隙中涌出。

  而這一次,卻沒有人再去緊緊抱著諾西蘭爾了。

  那枚原本巨大的骰子在清光一閃之后,變回了原本的大小。

  污濁的海水將諾西蘭爾和段無延猛然朝臟器的底部沖去。

  諾西蘭爾緊緊地抓著段無延的手臂,并將那枚骰子攥在另一只手中。

  無助的淚水從諾西蘭爾的眼中涌出:“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段大哥!你別死!”諾西蘭爾大聲喊到。

  即便是在這般必死的絕境之中,也會有人依稀帶著求生的欲望,最起碼,也不會希望最后一個離去的人是自己……

  如果段無延死了,那么自己就將獨自一人陷入這無盡恐怖的黑暗之中。

  諾西蘭爾在這一刻是自私的,自私到她希望段無延在她死之后在離去。

  身為精靈的諾西蘭爾有著極長的壽命,而向來以草木為食的她也更能挨得住饑餓。但段無延只是個凡人,他又能有什么能耐去與一個精靈比誰活得更久呢?

  在絕望之中,諾西蘭爾慌張地吶喊著:“段大哥!你醒醒!”

  然而,此時的段無延就像一個掛著的布袋,死一般地向下墜著。

  “段大哥!我喜歡你!”諾西蘭爾不知為何自己會說出這種話。然而為了不讓段無延死,她只有這個辦法……

  “什么……”段無延悠悠醒轉,憑一口氣吊著。

  諾西蘭爾皺著眉頭,此刻沒有任何的時間供她猶豫:“段大哥!如果我們能出去!我就嫁給你!”

  剎那間,段無延只覺一股滾燙的熱意從心脈涌向全身。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段無延的雙眼迷離,口中在呢喃著。

  此時,段無延的半邊身子都在那刺鼻的臟器汁液中。諾西蘭爾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都沒能將段無延拉上來。

  諾西蘭爾留著淚水,喚道:“段大哥……你快上來……你快上來……”

  段無延用力睜了睜眼睛,并緩緩抓住了諾西蘭爾的手臂。

  諾西蘭爾的肌膚依舊是那般細膩,但此刻,段無延卻無心去感受了。

  “用力!快!快上來!”諾西蘭爾奮力拉著段無延。

  而段無延則是死咬著牙,一點一點地從汁液之中站起,勉勉強強地靠在了諾西蘭爾的身上。

  此時臟器之中皆是汁液。

  諾西蘭爾只能拖著段無延靠到臟器壁上。

  那粘稠且在不斷蠕動著的臟器壁讓諾西蘭爾感覺極度的惡心,但此刻,她也沒有別的辦法。

  “我好餓……我好餓……”段無延有氣無力地低語著。

  諾西蘭爾無助地望向四周,除了黑暗就是黑暗,哪里有什么吃的?

  段無延此時兩眼愈漸迷離,口中胡言亂語著。

  “哪里有吃的?哪里有吃的……”諾西蘭爾無助地靠著那臟器壁,眼中的淚水在不斷地滴落著。

  突然,諾西蘭爾的手臂觸碰到了那粘稠的肉壁。

  諾西蘭爾忽然渾身顫了顫,一個大膽的想法突然在她的心里出現,但是,她又不敢這樣去做……

  段無延的雙眼逐漸翻白,身子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萬般無助之下,諾西蘭爾只能咬著牙去做自己剛才想到但又不敢做的事……

  諾西蘭爾將手指用力地插進那臟器壁中。

  那不斷蠕動的臟器壁讓諾西蘭爾一時不禁上下為難。

  但現在,段無延已經瀕死,這不是允許她猶豫的時候。

  諾西蘭爾咬牙尖叫著,用力將那塊臟器上的肉給扣了出來。

  諾西蘭爾大哭著,將那塊肉放到段無延的嘴邊,緩緩說道:“吃啊……快吃啊……”

  段無延此時雙眼無神,僅能勉強將嘴張開。

  諾西蘭爾皺著眉頭,含著淚水將那塊肉放到了段無延的嘴中。

  段無延幾乎嚼都沒嚼就直接吞了下去。

  諾西蘭爾見段無延的身子似乎不那么顫抖了,當即又用手去從那臟器壁上挖肉……

  就這般一連不知幾回,諾西蘭爾的手臂上皆是黑色的鮮血,而段無延的氣色也回轉了不少。

  “我還活著……”段無延喃喃到。

  諾西蘭爾哽咽著:“是,是……你還活著……”

  諾西蘭爾的指甲中皆是血肉……

  身為一個精靈能做到如此,已是極致。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