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二十三章 五時西行

第二十三章 五時西行

  二人在山林之中小心地生了些火,將段無延采來的蘑菇串起來烤了。

  陳長傾吃過東西后氣力也恢復了不少,隨即對段無延說道:“段兄弟,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往西域趕去。”

  段無延一邊嚼著蘑菇,一邊悠哉游哉地說道:“好啊,那我就先睡了。你可別讓什么獅子老虎什么的找上來。”

  陳長傾聞言,不禁微微一笑。

  段無延用過餐之后,也不和陳長傾客氣,直接在一塊大石頭旁倒頭睡去。

  陳長傾緩緩走到段無延身邊,開始打坐調息。

  星輝千萬里,明月駐高云。

  整整一個晚上,山林之中甚是寧靜安詳,無半點異聲異相。

  次日一早,段無延便隨著陳長傾朝著西域御空飛去。

  “段兄弟,我們是怎么逃走的?”忽然,陳長傾發聲問到。本來,這個問題陳長傾昨晚就想問段無延,但陳長傾又怕段無延太過勞累,便就沒有再多言,而是等到此刻,二人都身心俱佳時,才將這個疑惑說出口。

  段無延一邊悠哉游哉地坐在大骰子上,一邊笑著回答道:“哈哈哈!我們都被那個落書生騙了!”

  陳長傾不禁心中一奇,繼續問道:“被騙了?”

  段無延笑道:“正是。他畫出的那個饕餮雖然樣子駭人了點,但實際其威力也就那么一點。若是我們當時沒被他嚇到,出手反擊,也未必敵不過那落書生。”

  陳長傾微微一怔,而后思索了片刻,隨即說道:“原來如此,書中記載的饕餮可吞食天地萬物。而當日那書生所畫出的饕餮則只是一直試圖將我們踩在腳下,并未有吞噬我們的意圖。”

  “哈哈!可不!”段無延大笑道:“對了!我們還要飛多久啊?”

  陳長傾稍稍想了想,隨即應道:“估計再有五個時辰就到西海了。如今的西海已被陸地占據大半,我們從西海海岸再前往西域應該也用不了多久。”

  段無延不禁嘆道:“五個時辰?這么久!”

  陳長傾點了點頭,應道:“一天的時間應該差不多,我們快些飛著,興許能在天黑之前找個住處。”

  段無延不再說話,而是用手掂了掂另一枚小骰子。

  二人就這般一直朝西飛著,時而會搭幾句話,時而又會陷入沉默。

  段無延只覺這一路上實在是無聊,自己和自己玩了一會骰子之后,竟然還在空中打起坐來。

  然而,段無延的功力并不高深。一邊御空飛行,一邊打坐修煉對于他而言還是完全不可能的。

  段無延剛一入定,身子就在空中晃了幾番,搖搖欲墜。

  末了,段無延只好斷了這個心思,繼續跟陳長傾找話道:“喂,陳長傾。你說我們會不會再遇到之前的那頭妖獸啊。”

  段無延此言只是隨口一問,其實內心之中倒并不擔憂,畢竟自己打不過還可以借著黃風咒跑掉。

  然而,陳長傾一聽此言,卻突然認真了起來,陳長傾一邊眺望四處,一邊認真回答道:“師父說,那妖獸來自西域。我們此番向西而行,難免會再遇到那等妖獸。”

  段無延在心中想了想:“上次遇見的那妖獸張得確是嚇人。嗯……陳長傾說那老瞎子乃是下等妖獸,那像那等可以振翅而飛,口吐烈火的,又算是幾等妖獸呢?”

  段無延雖然心中這般想著,但他卻沒出言發問。因為段無延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去問了,那估計陳長傾就又會嘮嘮叨叨地講一大堆關于妖獸的事。雖然段無延對妖獸還只是一知半解,但他現在卻并不想去聽陳長傾給自己授課,盡管這一路上極是無聊。

  段無延又掂了掂手中的骰子,向陳長傾問道:“要不我們玩會骰子吧!反正這一路上也是無聊。”

  陳長傾突然眉頭一皺,回答道:“段兄弟!我們現在御空飛行,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危險。再者說,賭,乃是全清教弟子的大忌。而且長傾希望,以后段兄弟也不要再賭了。這骰子只當法寶用便可,切莫用于招搖撞騙,欺人錢財之途。”

  段無延不禁聳了聳肩,其實他也知道陳長傾不會答應。

  二人又飛了一陣,便在某一個山頭落了腳。

  陳長傾和段無延隨意準備了些吃食,填了填肚子,便又繼續上路了。

  五個時辰說緩也緩,說快也快。

  對于陳長傾這般修道之人而言,五個時辰興許只是一個打坐所需的時間;而對于段無延而言,這五個只能在骰子上坐著的時辰可簡直是要了他的命。

  雖說普天之下,好景遍地,二人又是身在空中,盡數美景皆可收于眼底。

  但是,段無延賞了五個小時的景致,再怎么說也都膩了。

  “段兄弟!你看,那就是西海!”陳長傾突然喚到。

  段無延本來已是半夢半醒,聽陳長傾這么一喊,當即坐起身來,朝著陳長傾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遠處仍是一片蔚藍,與之前五個時辰所遇的全無差別。

  段無延打了個哈欠,說道:“什么西海,分明是天。”

  陳長傾微微一笑,道:“你往下看。”

  段無延聞言,不禁朝下看去,果然自己身下便是西海邊界。

  段無延不禁大聲嚷道:“快快快!我們下去歇息!老子這一路上都要累死了!”

  陳長傾點了點頭,隨即御劍朝海岸落去。

  然而,當段無延驅使著骰子落地之后,卻突然說了這么一句:“我還以為這海有多漂亮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陳長傾不禁笑道:“原來段兄弟沒見過海。”

  段無延挑了挑眉毛,道:“廢話!難道你見過海?”

  陳長傾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但是長傾在書中見過。”

  段無延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行了行了,我們趕快找個地方住下吧。今天我可是不會再走了。這西海一望不見頭。估計明天又要飛個許久。”

  陳長傾笑了笑,應道:“那長傾這就去找住的地方。”

  段無延將兩枚骰子往天上一拋,道:“不用找了,剛才在天上我都已經看過了,有一個村子離這里不遠,跟我走。”

  陳長傾不禁一怔,隨即笑言道:“段兄弟辛苦了。”

  此時,段無延早已身心俱疲,哪里還管陳長傾又說了些什么,只將身一縱,躍上了骰子,朝最近的一個村落飛去。

  二人未免引起村中人的疑心,所以在離村子不遠的一處偏僻地方落了地。

  段無延走在前面,陳長傾緩緩地跟在段無延的身后。

  走到了村口處,段無延突然大叫了一聲:“哎呀!我們的銀兩都丟了,怎么找地方住?”

  陳長傾頓了頓,隨即說道:“無妨,大不了我們替人家做些活,借宿一晚,反正第二天就走了。”

  段無延聞言,不禁笑了笑,說道:“借宿一晚?要不我們干脆找個空牛棚睡一覺得了。咱們此次西域可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萬一人家一問起,就憑你這性格還不全說了去。”

  陳長傾皺了皺眉頭,道:“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段無延打斷道:“怎么,你自恃全清教大弟子的身份,不愿意和我住牛棚是不是?”

  陳長傾急忙說道:“不不不!長傾并沒有這個意思!”

  段無延微微一笑,道:“那就好!我們走!找個地方溜進去!切記,不要讓別人發現!”

  陳長傾見狀,不禁嘆了口氣,只好答應。

  倒不是段無延一定要住牛棚,而是因為他與陳長傾同行,總是撈不到好處。那些村民一見陳長傾估計又是說不出的喜歡,而一見自己,沒準又和興州的那幫人一樣“狗眼看人低”。

  而陳長傾不太愿意去住牛棚,倒不是因為自己是什么全清教大弟子,身份特殊,而是因為這樣問都不問就住進人家的牛棚里,難免有些失禮。但不過話說回來,陳長傾覺得段無延講的也不無道理,自己二人借住人家難免會讓人起疑,所以,還是住牛棚為好。

  段無延與陳長傾借著黃風咒的神通,在村中“橫行”。

  村里的人就算是從段無延和陳長傾的身邊走過,都看他二人不見,只是覺得身旁有一陣風輕輕刮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

  二人在村中轉了轉,終于找到了一間看上去還算干凈的地方。

  而正當段無延打算溜進其中,好好休息一番時,卻突然被陳長傾拉住了。

  段無延不禁微微怒道:“拉老子干嘛?”

  陳長傾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即用眼神示意段無延朝旁邊看去。

  段無延眉頭皺了皺,順著陳長傾所示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間茅廬外,幾個婦人正拖著一個女子往外走著。那幾個婦人動作粗魯之際,且口中謾罵不斷。段無延和陳長傾只聽得一聲聲“賤貨”“狐貍精”傳來,好不刺耳。

  段無延不禁說道:“唉,這有什么奇怪的?估計是偷了人家漢子,被抓住了而已,我們趕緊休息吧。”

  可陳長傾卻眉頭緊鎖,對段無延的話渾然不理,朝著那幾個婦人走去。

  段無延一驚,連忙繼續用黃風咒將陳長傾的身形隱住。

  無奈之下,段無延只好跟著陳長傾走去。

  然而,當段無延看見那個被罵作狐貍精的女子時,心頭竟當即一熱。

  只見那女子膚清勝雪,梨面桃香,一雙眸子湛藍若水,滿發金白貴色,顯然不是漢人。

  而讓段無延驚奇的,不僅僅是這女子傾城絕世的美貌,還有她那一雙尖而薄長的耳朵。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