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二十一章 天下之罪

第二十一章 天下之罪

  段無延見落書生臉色有變,神情突轉,不禁一時有了底氣,將腰桿一挺,大聲向落書生喊道:“老子不想殺你!你只要給老子磕三個響頭,老子就放你走!”

  落書生聞言,當即臉上生慍,大聲吼道:“要我給你磕頭?癡心妄想!”

  段無延哈哈一笑,緩緩說道:“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取你性命!”

  言罷,段無延便施展黃風咒術,幻化出幾道天雷在空中劈過,震得天地皆響。

  落書生抬頭望去,只見滿天黑云滾滾,狂風大作,情形對自己甚是不利。落書生眉頭緊蹙,他知道自己的畫獸還在被段無延困著,自己想跑是決計跑不了的,但若是與段無延為戰,他又絕沒有把握。

  一時間,落書生心中忿忿不已,他怎么也想不到,這么一個混混般的廢物,竟然是大乾之命,而他也早應該想到,既然身懷大乾之命,則必有過人神通。落書生頓時左手緊握,將一把折扇的扇骨握得“吱咯”作響。

  “不可能……不可能……”落書生一時喃喃自語,一時狂然大吼:“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絕對不會有這種能耐!你在騙我!在騙我!”

  段無延見狀,當即驚出了一身冷汗。

  但作為一名多年混跡于賭坊的賭徒,段無延又何嘗不知,現下自己和落書生都是在賭,雖然自己手里拿的是一副爛牌,但卻在氣勢上唬住了落書生,而落書生雖贏面遠大過自己,但此時落書生的心態已是大為不佳,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讓落書生放下他手中的牌,向自己認輸。

  段無延此時的雙腿有些打顫了,但他還是裝出了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對落書生嬉笑道:“不可能?哈哈哈哈!怎么就不可能!老子是把底牌告訴了你,說了自己的神通??赡阋膊蛔屑毾胍幌?,這普天之下,又有幾個人只有一種神通的?落書生,老子看你還有些能耐,不想殺你。不過你別把老子的耐心給磨沒了,不然……我就拆了你那根破筆,斷了你的筋骨,讓你以后連一個字都寫不出!”

  落書生聞言,當即臉色煞白。而段無延此時也已是汗濕胸背,一顆心怦怦亂跳。

  “那……你怎樣才肯放我走……”末了,落書生不得不服軟,只能出言央求。

  段無延見狀,不禁長抒了一口氣。

  可就在這時,那落書生突然又大喝道:“不對!你若是有這般本領,怎么不早用?偏要等到你那兄弟死了才用?”

  段無延聽得此言,心里登時一驚,一股寒意順著脊梁激上了腦袋。

  段無延咽了咽口水,一時竟失了分寸。但突然間,段無延又心生一計,突然朝落書生大笑道:“哈哈哈哈!死了?你看看你身后的那人是誰?”

  落書生一怔,回頭望去,竟猛然見得那一身白衣的道士陳長傾正倚在一棵樹旁閉目休息。

  陳長傾發覺落書生看向自己,當即雙目一睜,與落書生視線相觸。

  落書生頓時心生寒意,不敢再看。

  段無延見狀,這才徹底放下心來。那倚在樹旁的道士哪里是真正的陳長傾,那只不過也是段無延用黃風咒幻化出的虛影而已。

  段無延見自己已完全占了上風,隨即大笑三聲,對落書生喝道:“給老子叩三個響頭!老子就放你走!”

  落書生雙眉緊蹙,兩拳緊握,顫著身子站在原地。

  段無延又是大喝:“叩頭!”

  落書生怒發一口惡氣,隨即緊咬鋼牙,緩緩地朝地上跪去,但仍是未向段無延叩頭。

  段無延見狀,仍是喝道:“叩頭!”

  落書生一時將兩眼瞪得有如銅鈴,雖心中盛怒,但仍不得不按段無延所說的去做。

  只見落書生跪在地上,俯著身子,朝著段無延緩緩磕了三個頭。

  段無延見狀,不禁心中一快,笑道:“起來吧?!?/p>

  落書生緩緩站起身來,對段無延怒目而視。但此刻,他又不得不顧及自己的性命,只好再向段無延求道:“能不能……放了我的畫獸……”

  段無延哈哈一笑,隨即大手一揮,將罩著那龐然巨獸的黃風撤去了。

  落書生一見那黃風散去,便立馬將畫獸收回了筆中,又急忙施了個法術飛速離開了此地。

  段無延見狀,不禁心生大喜,隨即長笑不止。

  而就在這時,一聲虛弱至極的咳嗽聲,將段無延從剛剛賭贏的狂喜之中拉了回來。

  段無延一聽得這咳嗽聲,當即心里一驚,急道:“糟了!竟一時忘了那傻小子了!”

  段無延連忙朝著那咳嗽聲傳來的方向跑去,只見在一深坑之中,陳長傾正一邊咳嗽,一邊口吐鮮血,而身上那原本素樸的白衣也早就破爛不堪。

  “喂!你別死??!老子還沒到西域呢!你死了,我一個人去個屁??!”段無延見陳長傾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心中頓時慌亂至極,對著陳長傾大聲喊著。

  然而,陳長傾的雙目仍是緊閉,口中連連吐著血水和膿液,連一句話也說不出。

  一向不愿落淚的段無延見狀,當即流下兩行熱淚,自責大罵道:“都是老子不好!說什么要當你大哥……可結果呢,每次都是你救老子!替老子解圍!陳長傾,我告訴你啊,你別死!你要是死在這,西域老子就不去了,我回我的興州,天天賭錢,天天喝個爛醉!什么天下,什么百姓,老子都他媽不管了!到時候全天下發生了什么災禍那就都是你的責任!跟老子一點關系也沒有!”

  段無延此番話一出,陳長傾登時猛咳一聲,輕聲言道:“段兄弟……段兄弟……不可……”

  段無延見陳長傾沒死,當即心中一慰,繼續喊道:“有什么不可的!到時候你就是全天下的罪人!罪人!”

  陳長傾忽然苦笑一聲,緩緩說道:“段兄弟……我不怕當罪人……只是……你不能再去賭了……你要拿錢做正事……去幫別人……”

  段無延一聽此言,心頭頓時一顫:“這小子原來心中所想的竟不是罪過,而是我會不會去賭……”

  “我告訴你??!陳長傾!”段無延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大聲說道:“老子想干嘛就去干嘛!有能耐,你就現在別死!我段無延誰的話都聽,就是不聽死人的!”

  陳長傾突然雙目一睜,對著段無延說道:“師父說了……要長傾幫助段兄弟走上正道……如果段兄弟沒有半點改變……那就是長傾的罪過……”

  段無延撲哧一笑,哭喪著說道:“那你別死!你死了,咱倆就都是罪人!我害死了全清教的大弟子!而你沒有幫我走上正道!總之,你不能死!”

  陳長傾猛瞪著雙目,但眼神仍是游離至極。只聽得陳長傾緩緩說道:“我不死……段兄弟,你不能去賭……”

  段無延應道:“老子不賭,你起來!”

  陳長傾緩緩說道:“我起不來了……段兄弟,有你這句話……長傾也沒什么顧慮了……”

  說完,陳長傾便要合上雙目。

  段無延見狀頓時大驚,連忙說道:“我去賭!老子這就去賭!”

  陳長傾一聽此言,頓時雙目又是一睜。

  “你別死啊,別死!”說完,段無延就扛起了陳長傾,喚出了兩枚骰子,帶著陳長傾御空而行。

  段無延帶著陳長傾飛速朝天虞山的方向趕去。而就在段無延專心飛了一會后,段無延卻突然發現陳長傾又沒了聲息。

  段無延當即轉過身,用手拍著陳長傾的臉,大聲叫道:“老子去賭了!老子這就去賭!老子就用這兩枚骰子騙錢!然后拿錢做壞事!”

  然而,這一次陳長傾卻沒了回應。

  段無延見狀,當即兩行熱淚落了下來,大聲喊道:“陳長傾!你死了,老子還活個屁!背著條人命過日子,我他媽還不如死了算了……”

  言罷,段無延就將兩枚骰子一收,朝地上墜去。

  半空中,陳長傾又猛然一睜眼睛,急忙喚道:“段兄弟!你……你在做什么……”

  段無延見陳長傾沒死,心中又是一喜,驚道:“太好了,原來……”

  “御劍!御劍……”陳長傾急忙喊道,但他此時已是幾乎沒了力氣。

  段無延一愣,當他再細看時,卻見自己與陳長傾離地面不過幾十尺的距離了。

  段無延忙施神通,用兩枚骰子將二人再一次托起,然后緩緩地落在了地上。

  陳長傾身子一觸地,頓時又是猛地一咳。

  段無延扶著陳長傾的身子,只見陳長傾的臉色慘白至極,無半點血色。

  “早知道,我就該多學些醫術……”段無延一時無計可施,忿忿長喊。

  而就在這時,一群動物卻緩緩朝著陳長傾和段無延湊了過來。

  段無延不禁一驚,只見這群動物有鹿有羊,有猴有鶴。而在其中一頭青牛的背上還坐著一個鶴發老者。

  段無延當即跪在那老者身前,磕頭求道:“大仙!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那老者雙目輕輕一閉,沒有作答。

  段無延見狀,頓時心中一涼,便要放聲哭嚎。

  而就在這時,那老者卻將手指朝著陳長傾的身子一點。

  頓時,陳長傾周圍便輕輕飄起了一周螢火,那螢火幽幽泛著綠光,并一點一點地幫助陳長傾恢復元氣。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