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十六章 再回興州

第十六章 再回興州

  段無延與陳長傾御空而飛,朝著那興州城口外的不遠處落去。

  陳長傾率先落地,只見陳長傾從長劍上飛身躍下,順勢將長劍也收回了鞘中。

  然而,段無延因未能熟稔掌握著飛行的技巧,所以在落地時出了岔子,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陳長傾見狀,連忙將段無延從地上扶起,微微笑道:“陳兄弟,你尚未完全掌握飛行的法門,下次就不要再飛得這么急了?!?/p>

  段無延眉毛一挑,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道:“什么未完全掌握!我是落地的時候怕砸到你,誰讓你就落在我面前的!”

  陳長傾聽聞此言,不禁心中慚愧,朝著段無延抱拳道:“原來是這樣,那的確是在下的過錯!段兄弟見諒?!?/p>

  段無延嘴角一揚,面露喜色,道:“一會兒我回家你也要對我這般恭敬!”

  陳長傾不禁微微一愣,問道:“為何?”

  段無延拍了拍陳長傾,笑道:“你就當幫我個忙嘛!我爹見你一個解救興州的大英雄都這般對我,肯定心里會高興壞了!”

  陳長傾微微一笑,道:“那好吧,只要段兄弟高興,在下怎樣都可以?!?/p>

  段無延一把將陳長傾攬過,一邊朝著城內走去,一邊笑道:“跟我段無延在一起,就別總是在下在下的!聽著多別扭!”

  陳長傾思量片刻,隨即說道:“那以后我就自稱長傾吧?!?/p>

  段無延哈哈一笑,道:“好!”

  二人一入城中,城中的百姓皆紛紛擁來,對陳長傾極為熱情。

  本來,二人身邊也沒兩個人,可越往城內走,這身邊圍著的人就越多。

  段無延看陳長傾如此神氣,不禁心中生了怒意,一把將陳長傾身邊的人推開,大聲喊道:“都讓開!”

  一老漢被段無延這么一推,頓覺不爽,嘶啞著喉嚨大聲喊道:“我們歡迎的是陳道長!你一個地痞湊什么熱鬧!”

  段無延微微咬了咬牙,對那老漢假意笑道:“陳長傾來興州是要做正事,你們一群只關心白菜幾斤幾兩的人瞎鬧什么??!”

  那老漢雖心覺如此,但嘴上仍是不服。一時竟與段無延吵了起來。

  陳長傾見狀,當即攔住二人,道:“有話好好講,不要傷了和氣!”

  段無延冷哼一聲,對周圍的人大聲說道:“我現在可是你們陳道長的頭!你們對我不敬,就是對你們陳道長不敬!”

  眾人一聽,紛紛生慍,連聲罵道:“你小子放什么狗屁!”“哼!說大話也不知道丟人!白瞎了一張臉皮!厚的都能拿去當豬肉賣了!”“陳道長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聽你的!”“……”

  段無延又是大手一揮,大喝道:“停!”

  眾人漸漸息了聲音,但對段無延仍是不服。

  段無延扭頭大聲問向陳長傾:“你說!你陳長傾是不是聽我的!”

  陳長傾雙手朝著段無延一抱拳,道:“是!”

  眾人聽聞立時議論紛紛。

  段無延將圍在身前的人都一一推開,大聲說道:“我現在和陳道長還有要事要做!你們可別耽誤了我們做正事!”

  本來熱情的百姓們一見如此,紛紛暗罵起了段無延,說段無延厚顏無恥,威脅陳長傾,又說陳長傾其實就是欠了段無延人情,才會如此……總之,這些呱噪之輩也不會理會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反正可以肯定的是,段無延不是什么好家伙,肚子里肯定沒憋什么好水。

  段無延和陳長傾不想再被人麻煩,所以三步兩步,便趕到了段家所在。

  段家大門前,段無延看著那高如天階的門坎,突然雙目通紅,萬般感慨。

  七歲那年,自己被追著打了出來,等自己再想回家時,段家的大門已是緊鎖,任他小小的一個七歲孩子怎番哭喊,都無人來給他開門。段無延就那般趴在門坎錢哭了將近一夜,最后哭啞了嗓子,一連七天都說不出話來。

  十二歲那年,段無延被自己的親爹用掃把再一次打到了門前,段無延被逼著背書,雙膝就跪在門坎外,他如果在天黑前背不下來,就別想再回段家。

  二十歲那年,段無延在自己的加冠禮上拿了好多銀子。當時見囊中錢多,便動了賭意,可最后輸得竟然差點丟了褲子。段無延跑回家時,在這臺階上絆了一腳,頭磕在地上落了個疤。

  二十一歲那年,段無延當時已被趕出段家。段無延被討債的人一直追到了段家大門前。段無延趴在段家的朱門下,挨著一頓又一頓毒打。段無延兩只眼珠子離那門坎只有幾寸遠,可無論段無延被打成了什么樣子,段家的大門始終緊鎖,沒有一人為段無延開門。

  陳長傾見段無延出了神,不禁關切問道:“段兄弟,你怎么了?”

  段無延微微一怔,這才回過神來,苦笑道:“沒什么?!?/p>

  隨即,段無延用手叩了叩段家的大門。

  良久,一串腳步聲從里面傳出,開門的正是張二姨。

  張二姨一見段無延當即就要將大門關上。

  段無延連忙用手一撐,撐開那兩扇大門。

  張二姨一邊與段無延較著勁,一邊大聲罵道:“你個狗東西又從哪聞的風?今天是段家人高興的日子,和你沒關系!你快滾!”

  段無延兩眼一瞪,也是大聲說道:“你又不姓段!跟你也沒關系!”

  陳長傾見兩人僵持了起來,連忙向張二姨勸道:“大娘!我是全清教陳長傾,這次是特意和段兄弟來這里的!”

  張二姨一聽是陳長傾陳道長,當即兩手一松,喜道:“喲!原來是陳道長!請進!請進!”

  段無延本來在和張二姨較勁,而這張二姨突然一松手,段無延一時沒收住力,又一次絆在了那臺階上,摔倒在地。

  陳長傾緩緩連忙走進段家的院落,扶起段無延,問道:“段兄弟你沒事吧!”

  段無延站起身后再一次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冷哼一聲,應道:“我能有什么事!”

  隨即,段無延又轉身問向張二姨:“你說今天是段家人高興的日子?這是為何?”

  張二姨嗤鼻道:“我憑什么告訴你?我要告訴也是告訴陳道長!”

  張二姨一邊帶著陳長傾和段無延往段老爺的居室走去,一邊笑吟吟地對陳長傾說道:“道長??!您可是我們段家的大福星吶!”

  陳長傾不禁有些難為情,道:“在下只不過是區區一個道士而已,又哪來福星之說?”

  張二姨臉上笑意更甚,諂媚道:“陳道長不必自謙!我跟您講啊,本來前幾日咱段家老爺都快不行了,只能躺在床上,連地都下不了。這興州大大小小的郎中請遍了,這仙那仙也拜過了,可老爺他就是好不起來。我們當時都以為老爺是陽壽盡了,要去享樂去了??蓻]成想,就在今兒個,老爺他竟然一下子紅光滿面,神采奕奕,就像二三十年前似的!我本來以為是真仙顯靈,現在一看,原來是陳道長的功勞!”

  段無延一聽到這番話,不禁心中一酸:“這明明是我的功勞!陳長傾他一個小道士哪有這等神通!唉……算了算了。只要那白胡子老頭說到做到了,我也沒什么再多要求的了?!?/p>

  陳長傾聽張二姨這般講,不禁臉上一紅,道:“這并非在下的功勞,說到底,其實還是段老爺福壽未盡,吉人有天相?!?/p>

  就在這時,只聽得幾聲大笑傳來“哈哈哈哈!陳道長說的過了!我只不過是白撿回了一條命,哪里像道長說的那般有福氣?”

  這來人正是段家的老爺——段石青。段石青此時雖已年過六十,但身體仍是硬朗。段無延看著段石青談笑風生,不禁心中一慰。

  陳長傾抱拳道:“段老爺的福氣乃是有段無延兄弟這樣的兒子,能有此般出眾的子嗣,那段家以后也是無憂了?!?/p>

  段石青皺眉看向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小兒子,臉色甚是古怪。

  而段無延看向段石青,眼中神色也甚是復雜。

  段石青看著段無延良久,末了竟長嘆一聲,連連搖頭。

  陳長傾見狀,便上前一步,對段石青說道:“段老爺,在下乃是修道之人,是天虞山全清教弟子。段兄弟的確有著不凡之處。我們掌門對段兄弟青眼有加,委以重任。此次再回興州,便是段兄弟和家中告個別。作別之后,我和段兄弟也就要踏上征程,往西而去?!?/p>

  段石青一聞此言,不禁詫異:“此話當真?”

  陳長傾抱拳道:“在下敢以名譽擔保!”

  段石青不禁怔在了原地,良久半言不發。

  張二姨見段石青整個人就如被定在了原地一般,甚是可怕,當即慌張喚道:“老爺!老爺!”

  可沒成想,段石青卻忽而哈哈大笑,說道:“今日可是我段家喜上加喜!快!多邀賓客,擺酒設席!”

  段無延此時看著段石青,卻硬是笑不起來。從他出生到現在,可能這是自己的這個爹第一次因為自己而笑得如此開心吧。

  江湖路遠,何以為家。

  段無延一想到自己身兼數命,頓時心里一陣難受。

  自己逍遙了二十幾年還不夠嗎?

  段無延自嘲一笑,搖了搖頭。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