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十五章 大任

第十五章 大任

  “好了,既然如此,那么段兄弟也可以下山了。”清陽真人緩緩說到。

  段無延勉強一笑,打趣道:“怎么?全清教連頓飯都不準備,就想讓我走?”

  清陽真人也是微微浮顏道:“全清向無煙火。更何況,這里的飯菜又哪有段兄弟自己家里的好吃?”

  段無延微微一愣,隨即又是正色說道:“我即刻下山,但家父一事,還望您能信守承諾,讓他多活五十年。”

  清陽真人點頭道:“當然。段兄弟大可放心,老夫向來說一不二。不過,段兄弟回家之后,還請不要駐留太久。畢竟當下兩世危急,解救蒼生的重擔可全在你和長傾身上。”

  段無延輕嘆一口氣,肅然應允。

  只見清陽真人將拂塵在半空一掃,一把極為精致的玉笛便落在了段無延的手中。

  清陽真人解釋道:“此乃陳長傾父親所用的法寶。段兄弟,記住,只有在長傾渡過大劫之后,你才能將此物交給他。長傾雖為兌項,但體內卻有離夔之火。他現在的功力皆是來自天下靈氣,既屬八卦之內,也在八卦之外。現在的他是無法使用這件法寶的。如果你提前將此物交給了他,那么屆時陷入危險的,不止長傾,還有天下。”

  段無延心中疑惑:“何時才是他渡劫的日子?”

  清陽真人說道:“長傾他從小在山上長大,是一顆赤子之心。只因他心中純粹,全無惡念,所以那夔牛之魄才無機可乘。但長傾如今已是成人,他早晚會離開全清教。我們只怕他一入塵世,便被俗事激起惡念,釀成大禍。因此,從長傾第一次下山起,他就已經開始渡劫了。不過好在長傾心性過堅,這幾次都無事發生。”

  “你們這幫老頭也真是!”段無延不禁說道:“你們把他一直留在山上不就行了?”

  清陽真人長嘆一聲,道:“我們本來也是這么想的。但此從我等被天雷劈下,就注定命不久矣。我們師兄弟八人只剩下三百天的壽命了,三百天一過,縱是全清教尚在,也無人能去指引長傾了。如果不在駕鶴之前將長傾之事安頓好,那么日后長傾自行悟道,難免會有差池,萬一走火入魔,那便又會使天下陷入大禍!”

  清陽真人又繼續說道:“段兄弟,你所要做的,就是讓陳長傾正確地去看待凡塵俗世中的一切,事事皆往善處想。只要他心無惡念,天下便無災難。”

  段無延嘆道:“那我豈不是要一輩子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非也。”清陽真人說道:“長傾一旦下山,那么壓抑已久的七情六欲便會不受控制。等到他通悟了自己內心的種種情感,那么離夔之火也會自行滅去。這一切,都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段無延不禁心中笑罵道:“這等重要的事現在才講,若是我剛剛直接下了山,你這老頭還不悔死?”

  段無延笑了笑,問道:“可是這么大一件笛子,我怎么可能一直不讓他看到?”

  清陽真人不禁大笑兩聲,悠悠說道:“你那骰子之中還有一極有趣的法術。”

  “極有趣的法術?”段無延微微一愣。

  “那是通元地坤猴為了招搖撞騙所練成的功法。”清陽真人解釋道:“那功法屬障眼法,有了它,你大可以向長傾瞞住這玉笛一事。”

  段無延緩緩將兩枚骰子拿了出來,并問道:“可我該怎么……”

  話音未落,那兩枚骰子已是清光一閃,將段無延手中的玉笛變作了一枚扳指,套在了段無延的拇指上。

  清陽真人說道:“這兩枚骰子早已與你心意相通。其中的兩門法訣:乾坤決和障眼法,一個可助你戰勝對手,一個可幫你渡過難關。我已將大任托付于你,你可莫讓老夫失望啊!”

  段無延一笑,道:“那是當然!”

  清陽真人一揮拂塵,段無延頓時身子一蕩,竟飛出了全清大殿,朝著天虞峰下落去。

  在半空中,清陽真人的聲音在段無延的耳中不斷回蕩:“切記!乾坤無定數,逢賭莫過三!”

  可此時段無延還哪有心思去琢磨這句話,只見段無延在空中手腳亂劃,哇哇大叫,顯然是忘了自己可以駕馭骰子在空中飛行了。

  段無延兩眼圓瞪,只見那山中樹木都朝著自己撞來,而在那兩從樹木間,一條石路也如長鞭般朝自己抽來。

  突然間,段無延猛然見到那條石路上竟有一身著白衣之人在徐徐下山。

  段無延瞇著眼睛一看,竟發覺那人正是陳長傾!

  段無延連忙大叫道:“救命啊!陳長傾!快救我!”

  陳長傾本來是從天虞峰上一點一點走下來的,他和段無延一樣被委以重任。陳長傾自幼在全清教長大,對著天虞山的一草一木皆有感情。此次下山,陳長傾知道自己可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回來,所以便決定步行走下天虞山,再好好看一眼這山間草木。

  陳長傾本已出神,可突然被段無延這么一喊。他立馬又從恍惚之中脫離。

  陳長傾抬頭看去,只見段無延竟從天而降,朝著自己砸落,當即將身一縱,施用法術將段無延從空中接了下來。

  陳長傾抱著段無延落在林間小道上,半晌,陳長傾怔怔說道:“段兄弟,你可……真是天人……”

  段無延見自己竟在被陳長傾抱著,大失威風,當即從陳長傾懷中跳下,大聲道:“什,什么天人!還不是你那個什么掌門!竟然把我從山上扔了下來!”

  陳長傾微微一笑,道:“掌門這么做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有個屁的道理!”段無延罵道:“要是我真摔在你身上,咱倆不就死定了!咱倆一死,誰還去幫那個白胡子老頭去西邊的那個什么地方!”

  陳長傾笑著問道:“段兄弟也是要去西域嗎?”

  段無延眉頭一皺,繞著陳長傾轉圈道:“怎么?我可是天人!是命中注定來拯救蒼生的!哦對,還有,我要拯救你!”

  陳長傾又是笑道:“既然有段兄弟同行,那長傾也是多了一個幫手,這真是再好不過了!”

  段無延突然站在陳長傾面前,不再圍著陳長傾轉,大聲說道:“什么叫你多了一個幫手?我可是來拯救你的,你得聽我的!”

  陳長傾怔怔問道:“拯救我?”

  段無延一抬下巴,傲然道:“正是!”

  陳長傾笑道:“段兄弟說笑了……”

  “沒說笑!”段無延一揮手,道:“這可是你們掌門安排的,讓你一路上都聽我的話。”

  陳長傾聽聞這是掌門安排的,也只好允諾下來,抱拳點了點頭。

  段無延笑道:“這還差不多,走吧!跟我去興州!”

  “興州?”陳長傾不禁詫異道:“我們不是剛從興州來到天虞山嗎?為何還要回去?更何況,興州地處東方,而我們要去的可是西域……”

  段無延佯裝怒意,道:“我讓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再說了,我回家告個別不行嗎?上次就在門口白磕了三個頭,白喊了一聲爹,連個那老頭子的人影都沒見著……”段無延越說越氣,聲音越說越小,到最后竟成了自己小聲嘀咕。

  陳長傾微微一笑,道:“好吧。那我們就快些動身,前往興州。讓段兄弟和家人好好告個別。”

  段無延也是一笑,道:“這還差不多!走!”

  段無延話音一落,就妙施法術,將那兩枚骰子調出,御著骰子朝興州飛去。

  陳長傾見狀,當即也引劍飛出,乘風跟上。

  段無延這骰子之中有著老瞎子八百年的修為,這八百年的修為足夠段無延去對付一些妖獸了。就算是遇到強一些的妖獸,段無延也可以用體內的乾元之勁與之抗衡,雖然清陽真人說短時間內連續使用到第三次就不靈了,但其實能扛住兩下由八百年功力加持的乾元勁的妖獸也并不多。不過話說回來,妖獸是好對付,但段無延若是遇到一些修為強大的修道之人,那估計就束手無策了。

  段無延就這般厚顏無恥地在空中“揮霍”著老瞎子的道行,時而高飛過云,時而樹上疾走,好不快活。若是老瞎子見到這幕,估計能被活活氣死。

  陳長傾見到段無延這番行徑,不禁跟上前,出言勸道:“段兄弟,道行修來不易。雖然這似乎并非是你自己修煉的,但你也應好好珍惜。”

  段無延笑道:“八百年的道行可多著呢,足夠我用了!”

  陳長傾正色道:“妖獸的八百年道行與人的八百年道行不同,通元地坤猴應算是下等妖獸。像這種下等妖獸修煉一百年的功力也不只不過和人修煉五年的功力差不多。所以,段兄弟你現在只能算是有四十年的功力,而且這四十年的功力全在這兩枚骰子之中,一旦你沒了這兩枚骰子就與常人無異了!”

  段無延一聽,當即不再亂飛亂走,乖乖地和陳長傾并肩飛行。

  段無延小心地問道:“那我該怎么辦?萬一以后有人偷了我的骰子,那我可豈不是慘了!”

  “偷是偷不走的。”陳長傾回應道:“只怕我們會遇上勁敵,你的骰子一旦被人打碎,那段兄弟可就真的很慘了。不過……”陳長傾突然欲言又止。

  段無延不禁問道:“不過什么?快說!”

  陳長傾勉為其難地答道:“不過我可以教段兄弟一些簡單的修煉之法,雖然段兄弟屬性與我不同,但修煉的道理都是一樣的。”

  段無延拍手叫好,道:“好啊!那就你教我!”

  但突然間,段無延又緊張了起來,清陽真人說過,陳長傾由于自身屬兌項,又懷離夔之火,所以其道既屬于八卦,也出于八卦。段無延一時也不知道陳長傾清不清楚自己的情況。

  段無延小心地問道:“那……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八卦中的哪一項?”

  陳長傾的臉上突然少有地露出了喜傲之色,只聽陳長傾說道:“我的道行既在八卦之中,也在八卦之外。我幸得八位長老賞識,得了八位長老的真傳,練成了這世間獨一無二的功法——鴻蒙功法。”

  段無延不禁心道:“這八位老頭為了這傻小子做的也是夠多的,只可惜他們只剩下三百天的性命了……”段無延忽而又轉念一想:“我替他們擔心什么!我又和他們不熟!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這個小道士嘗遍七情六欲,然后不起惡念!這樣,我就不用天天像身邊坐了只老虎一樣了!”

  段無延心緒正飛時,忽聽得陳長傾大聲提醒道:“段兄弟,興州到了!”

  段無延朝著前方遠處看去,只見那群山之間穩坐著一州大城,顯是自己生根的地界。

  段無延不禁微微一笑。

  興州之大,可納一城千萬人;天下之大,可容舉世萬千靈。

  而段無延其心之大,大過興州,大過天下,然非萬物皆可容,唯情,唯真,唯春風一陣,賭桌一弈爾。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