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十二章 清陽真人

第十二章 清陽真人

  段無延大喝一聲,兩枚大放清光的骰子猛然朝著那駭然妖獸砸去。

  那妖獸怒吼一聲,將頭調轉,對向那兩枚骰子,腹中火光一亮,一口怒焰噴向了那兩枚圓滾滾的大骰子。

  陳長傾悶哼一聲,長劍一震,擺脫了那妖獸方才吐向自己的烈火。可隨即又轉身一看,那半點法術不會的段無延此時卻竟然在與這妖獸抗衡。

  段無延起初見那火焰噴來,不禁被嚇得哇哇大叫,但緊接著一看,老瞎子給的那兩個骰子清光四射,與那烈火的勢頭不分伯仲,隨即大笑道:“哈哈哈哈!你這妖獸也不過如此,竟連個只有八百年道行的老猴子都打不過!”

  段無延心中驅使著,將那兩枚骰子繼續朝著那妖獸壓去。

  那妖獸赤目怒睜,顯是有些經不住這兩枚骰子。

  段無延一時風意大發,操縱著那兩枚骰子圍著那妖獸旋轉,并趁著妖獸不注意時砸向那妖獸。

  陳長傾見此情景,不禁也是怔住了,心中暗道:“原來段兄弟果真有著過人之處,掌門并未找錯人。”

  可陳長傾心中言語未盡,那段無延就掉了鏈子。

  那兩枚骰子竟忽然又變回了正常大小,飛回了段無延的身邊。

  那妖獸見得機會,隨即一震雙翅,朝著段無延猛沖過去。

  段無延見狀,心中頓時一駭,再一次用那冥冥中體悟到的法術襲向這龐然大物。

  那兩枚骰子一聽號令,當即又是變得巨大無比,清芒萬丈。

  只見兩道能映黑夜如白晝的清光亮起,那兩個骰子分別轉成了四點和五點。

  那妖獸撞到清光,如撞大山一般,段無延躲在那兩枚骰子后面毫發未損,而這妖獸則顯是吃痛,連連怒吼。

  段無延哈哈一笑,道:“快快受死吧!不過你要是肯叫老子一聲爺爺,老子就饒了你的性命!”

  段無延心中大喜,這下可是在陳長傾面前出盡了風頭。

  段無延將那兩枚骰子耍的滴溜溜地轉,在那妖獸的翅上、背上砸去。

  陳長傾一邊皺著眉望著段無延,一邊在暗地里為段無延擔心。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

  段無延雖然顯是異于常人,但畢竟也非修道之人,未悟得參天之道。此番操縱骰子的功法雖能壓住這妖獸,但估計對段無延的損耗極大。段無延從未修煉過什么增補的法門,萬一……

  陳長傾心中正想著,身旁卻突然飛來幾個道人,與陳長傾并肩看著那段無延與妖獸戰斗。

  陳長傾扭頭看去,一下便識出了那幾個道人,當即喜道:“師父!師叔!”

  來的這幾位道士正是天虞山全清教的八位師尊,而為首的便是那段無延在夢中遇見的白胡子老頭——全清教掌門——清陽真人。

  陳長傾深行一禮,道:“師父,段兄弟他……”

  清陽真人微微一笑,擺了擺手,并用手指指了指遠處的段無延,示意陳長傾靜心去看。

  陳長傾轉身向段無延看去,雖然此時段無延仍占上風,但陳長傾心里還是不免有些擔憂,一時間,陳長傾的眉頭又蹙了起來。

  那妖獸在空中吃盡了兩枚骰子的苦頭,一時怒不可遏,猛吸一口濁氣,張口將一團烈火吐向了段無延。

  段無延見狀,只是大笑了兩聲,道:“哈哈哈!你這妖獸也就這么幾招!”

  隨即,段無延調轉骰子,將骰子擋在自己身前。

  可就在這時,那兩枚骰子竟再一次變小了。

  段無延心里一慌,連忙再使法術,操縱那兩枚骰子變大飛起。

  可這一次,那兩枚骰子在幾轉過后,竟是一個兩點一個一點,點數簡直是小得難以再小。

  段無延不禁一愕,只見那兩枚骰子竟沒再放出清光,相反,那兩枚骰子黯淡無比,出了在空中緩緩轉著之外再無它用。

  眼見那烈火噴來,段無延不禁急得大罵道:“好你個老瞎子!你竟給我兩個殘次品!這種關頭壞了可不是要老子的命嗎!”

  那烈火噴出,將兩枚骰子一轟而散。

  就在段無延將要被烈火焚身時,突然八聲大喝驚起,隨之八色鴻光大現,將那噴向段無延的烈火生生攔住。

  “乾陽剛自健,天行大正道!”

  “坤明道賢生,地容載厚物!”

  “坎重陰陽道,兩極造死生!”

  “離明盛威芒,炎沖斷淫邪!”

  “震雷相往來,萬物具驚起!”

  “巽柔風不息,連復無其極!”

  “艮連川不動,萬山靜若空!”

  “兌興起春夏,潤世蒙清澤!”

  段無延眼睛一閉一睜間,自己身前已出現了八個身著灰色道袍的老頭。八個老頭各有神通,八掛各占一項。

  只見八種光芒一明一滅,相生相克,相忌相容,在一盛芒之中融為一道,將那重重烈火一擊盡潰。

  那妖獸見來者甚威,當即長吼一聲,振翅東離。

  段無延急地大叫道:“快追!快追啊!它跑了!”

  清陽真人微微一笑,收了神通,攜著段無延緩緩落地,道:“它本非我們這里,自有一天會離去,我們又何必傷它性命呢?”

  段無延見到清陽真人的模樣,不禁一怔,一邊摸著清陽真人的胡子,一邊大聲叫道:“老頭!原來你是真的!”

  一旁的陳長傾見狀,連忙制止道:“段兄弟,此乃全清教掌門,不可……”

  清陽真人擺了擺手,笑道:“哎!無妨無妨,哈哈哈哈!我們既有求于段小兄弟,讓他摸摸我的胡子又能怎樣?”

  段無延也是哈哈一笑,道:“還是你這老頭好些,比你那個什么徒弟好多了,你這傻徒弟也太過固執了!”

  清陽真人答道:“陳長傾乃是我全清教最有責任心的弟子,不僅通識大道,還為人仗義,你與這等人交朋友,豈不勝過與在賭坊里認識的那些人打交道?”

  段無延不禁點了點頭,道:“說的也是……哎!對了!老頭!”

  清陽真人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要問什么,可我們現在是在哪?”

  “嗯……必須要在那?”段無延眉頭一挑,問到。

  清陽真人笑著點了點頭,道:“必須要在那。”

  段無延聳了聳肩膀,笑道:“好吧好吧!那我們快些走吧!免得又遇上這種妖獸!”

  清陽真人大笑了幾聲,隨即一揚拂塵,帶著段無延朝空中飛去。

  清陽真人的法術要比陳長傾的高深的多,段無延被清陽真人帶著,飛得要比陳長傾快了有不知幾倍。

  段無延在空中大聲稱贊道:“老頭!你比你那徒弟厲害了不知多少!”

  清陽真人大笑道:“哈哈哈!你想不想學?”

  段無延嘿嘿一笑道:“這種到處飛的本事我才沒興趣,我想學什么,你不是知道嗎?”

  清陽真人聞言又是大笑。

  “對了!老頭!”段無延忽然問道:“你方才說那妖獸不是我們這里的,那它是哪里的?怎么那么厲害?”

  “等到了全清教,我就告訴你。”清陽真人微微笑到。

  眾人從天上朝著天虞山飛去。

  忽而,段無延從遠處看到前方有一青色山峰直插云霄,四處白煙繚繞,將那山峰隱入云中。

  段無延不禁問道:“那就是天虞山?”

  清陽真人應聲笑道:“那是天虞峰,這才是天虞山。”說完,清陽真人用拂塵一指。

  拂塵所向之處,煙云盡散,只見那白茫茫的一片消盡后,一座龐然高山立時出現在了段無延的眼中。

  段無延見狀,不禁高呼一聲。

  天虞山之壯麗,堪稱眾山之絕,東立高峰,西插飛崖,南通天河,北生冰雪。從遠望去,青芒翠綠無盡。撥云所見,皆是生靈之大吉。而全清教則就位于天虞山天虞峰上,其位幾近觸天,于此修道,通得天意,頓悟長生又豈是難事?

  清陽真人忽然問道:“帥嗎?”

  段無延大聲應道:“帥!帥死了!”

  清陽真人哈哈一笑,帶著段無延朝著全清教所在落去。

  此時,全清教大門前已站了二十余個弟子,皆是在恭候八位真人回教。

  八位道長一落地,眾弟子皆是紛紛行禮相敬。

  清陽真人微微一笑,向眾弟子指道:“好了好了,這位便是段無延段兄弟。”

  眾弟子聞言,也皆是向段無延一拜,道:“見過天人!”

  段無延一聽這話,一見這禮,連忙大笑著向全清教的弟子們作揖道:“嘿嘿,謝謝!謝謝了!”

  眾弟子見段無延行事跳脫,極不嚴肅,不禁紛紛起疑:“天人怎么會是這種人?”

  清陽真人一揮拂塵,道:“好了,你們都去修煉吧!”

  眾弟子聽聞,皆道:“是!”

  清陽真人又轉過身對陳長傾說道:“長傾吶,你也先去忙吧,我有事情要對段兄弟講。”

  陳長傾躬身一禮,道:“是!”

  段無延有些不耐煩了,催促清陽真人道:“老頭,好了沒有?我都等急了!”

  清陽真人大笑,道:“好好好!那就請段兄弟和老道來吧!”

  段無延微微一笑,道:“哈!走走走!”

  清陽真人一揮拂塵,帶著段無延往全清大殿走去。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