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十一章 赤炎黑龍

第十一章 赤炎黑龍

  “青天長氣澔!白日昭興隆!”

  城外,陳長傾一聲大喝,兩手結作道印,背上那把長劍陡然飛出。只見那長劍被團團金光包裹,懸飛于半空之中。

  陳長傾將身一縱,躍上長劍,轉頭對段無延微微笑道:“段兄弟,上來吧。”

  段無延不禁挑了挑眉毛,問道:“干嘛?上去做什么?”

  陳長傾仍是臉上帶笑,說道:“此距天虞山甚遠,而且路途艱險。我只好御劍帶你。”

  “御,御劍?”段無延不禁心里有些發慌,他怎么看這長劍怎么覺得不穩妥:“你你你,你師父不是不讓你在山下用法力嗎!”

  陳長傾應道:“師尊是不允許我們在凡人面前使用法力,以免引發慌亂。但在要緊關頭,或是無人看見時,全清教弟子是可以使用法力的。”

  段無延咽了咽口水,又問道:“你先告訴我,這個……御劍是什么意思?”

  陳長傾笑著答道:“御劍乃是御劍飛行之意,是全清教弟子必須修煉的功法。”

  “飛,飛行?”段無延又是一驚,他還沒想到這天虞山上的人竟然還會飛。段無延小心翼翼地問道:“那……高嗎?”

  陳長傾應道:“不高。”

  段無延這才長呼了一口氣,小心地踩上了長劍。

  陳長傾見段無延已登上了長劍,便一縱法術,驅得那長劍朝天飛去,一騰千里。

  段無延還沒緩過神來,就已身在空中了。

  當他看清自己所在時,頓時被嚇得哇哇大叫。此時,段無延和陳長傾二人身在高空之中,四周皆是雨霧云氣,而身下則是青山綠野,叢林一片。

  段無延緊緊地抱住了陳長傾,大叫道:“太太太高了!太快了!”

  陳長傾微微一笑,回應道:“段兄弟,你睜開眼睛,適應了就好了。”

  “我不睜!”段無延緊閉雙眼,仍是大叫著:“你個臭道士!說好了不高,結果都飛到天上來了!”

  陳長傾笑道:“段兄弟,如果不是這般御劍飛行,我們要去天虞山怕是要足足走上半年。”

  段無延大喊道:“半年又怎樣!老子最不缺的就是命!你們掌門說了,我可是天選之人!要是你把我摔死了,你就慘了!”

  陳長傾應道:“段兄弟請放心,有長傾在,絕不會讓你摔下去的!”

  段無延哪里聽得進去,仍是緊緊抱著陳長傾的身子,死不松手。

  二人就這般飛了有小半個時辰,段無延的雙臂都酸了。

  陳長傾對段無延說道:“段兄弟,此處風景秀麗,你可以往下看看。”

  此時,段無延也適應了不少,畢竟已經飛了許久,段無延倒也沒有那么害怕了。

  段無延瞇著一只眼睛,朝身下看去。果然,那陳長傾說的沒錯。他們身下的是一片楓林,此時乃是秋季,正值山花燦爛,楓霜紅綠之際。遠遠從高處望去,果真是一片壯麗秀美之景。

  段無延看著看著,便不禁癡了,原本抱著陳長傾的雙臂也漸漸松開了。

  陳長傾見段無延已不再害怕,便又微微提了些速。

  段無延從來沒有在天上看過人間的盛景,一時間,段無延驚喜地哈哈大笑,大聲朝著家城的方向喊道:“老子是段無延!等老子回來,我要你們一個個都像對待這臭道士那樣對我!”

  陳長傾一聽此言,不禁微怔,而隨即又是一笑,繼續專心御劍。

  只聽得段無延又是大聲喊道:“老頭子!我會回來的!等我回來,我就把整個段家買下來!看你還敢不敢再趕我走!你別死啊!不然就看不到老子氣你了!你可別死啊……”

  喊著喊著,段無延突然心生酸澀,眼角微潤。

  陳長傾雖然在用心御劍,但段無延在做些什么,他還是能知道的。

  陳長傾緩緩說道:“其實你和你爹挺好的。”

  “好個屁……”段無延忽然落了淚,但緊接著,段無延就將眼淚抹了,笑道:“要是真好,他也不會把我趕出來了。”

  “也許……他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賭了。”陳長傾說道:“段兄弟,賭有百害而無一利,今后你還是不要再賭錢了。相信只要你有過改善,你爹也就會讓你回到段家的。”

  “不行,”段無延應道:“要我不賭?不可能!等我上了天虞山,見了你們掌門。就讓你們掌門幫我轉運,等我再回去時,我肯定能逢賭必贏,贏好多好多錢!”

  “不會的。”陳長傾斷然答到。

  “怎么不會的?你們掌門都答應我了!”

  陳長傾不禁一愣:“答應你了?你幾時見過我師尊?”

  段無延答道:“在夢里,你師尊和你一樣,一身灰衣。是個白胡子的老頭,還挺有仙氣的。”

  陳長傾一時不語,段無延所說的的確是自己師尊的模樣。

  段無延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又朝著身后喊去:“我段無延逢賭必贏!逢賭必贏!逢賭必……哎哎哎!怪物!怪物!怪物!”

  段無延突然面露驚怖之色,頓時慌得是連連大叫:“陳長傾!怪物!妖獸!是妖獸!快跑啊……哦不!快飛,快飛啊!”

  陳長傾不禁一怔,連忙御劍飛快了些。

  段無延此時又一次緊緊抱住了陳長傾。

  陳長傾回頭看去,只見自己和段無延身后竟有一驚駭之物跟隨。

  那駭人之物體大勝鯨,身壯龐然,通體紅鱗,四足兩翅,頭似四腳蛇,目若單頭蛟,兩角如刀戟斜掛,嘴鼻堪夔餮驚生。雖身長百尺,卻于空中自如;雖形似天獸,卻從氣發惡佞。

  縱是陳長傾曾閱古籍甚多,卻也從未見過如此般兇惡的妖獸,當即大喝一聲:“段兄弟抓緊了!”

  只見陳長傾腳下長劍金光一閃,二人身形頓時若流星般飛射。

  那妖獸見狀,當即長吼一聲,其勢若驚雷,震駭九重天。

  段無延被嚇得哇哇大叫:“快飛!快飛啊!他要追上來了!”

  此時陳長傾已是拼盡全力在御劍,但仍甩不開那妖獸。

  當下別無他法,陳長傾只好對段無延說道:“段兄弟!你來御劍!我想辦法通知掌門!”

  “我?你說個屁呢!”段無延大叫道:“我會個屁的御劍!”

  陳長傾眉頭緊鎖,大聲道:“掌門讓我帶段兄弟回山,定是因為段兄弟有不凡之處!交給你了!”

  言罷,陳長傾霎然盤膝坐于劍上,用全清教的道法與掌門聯絡。

  而長劍的金芒也隨之被引到了段無延的身上。

  段無延一怔,竟發覺這長劍仍是飛在空中,且平穩之態與陳長傾御劍時無異。

  段無延不禁欣喜道:“我果然是天人!”

  陳長傾口念咒語:“全清三光盛,我道長青天……”

  段無延學著陳長傾方才的樣子御劍,竟將劍御得有模有樣。

  段無延不禁哈哈一笑。

  陳長傾略分心洞察了一下四周,得知情況之后,當即急得大喊:“段兄弟!快飛!你飛得太慢了!”

  陳長傾一言未盡,那妖獸便已張開大口咬了上來。

  段無延當即心中一驚,竟忘了御劍。

  二人頓時朝著地上墜去。

  那妖獸咬了空,但卻似也未發怒,仍是朝著段無延和陳長傾飛來。

  陳長傾此時正在施法向掌門傳訊,無法再分心御劍。

  而段無延此時則是慌得大喊大叫,又哪能御劍飛行。

  只聽得那妖獸竟突然大笑,猛吸一口氣,隨之一口烈火朝著二人吐了過來。

  二人本已是朝著地上墜去,險之又險,此時又是烈火噴來,更是危中之危。

  而就在這要緊關頭,段無延口袋中的兩枚骰子竟突然飛出。兩枚骰子一閃黃光,竟將本是下落的二人猛然帶起,朝著遠處飛去。

  二人身形隨著黃光一閃,竟避開了那烈火。

  而此時陳長傾也已施完法術,只需候全清教來人相助。陳長傾心念一動,將長劍召回,繼續御劍飛行。

  而段無延則是被兩枚骰子牽引著在空中飛著。

  “段兄弟!你幾時會的法術?”陳長傾不禁問到。

  段無延駕馭著兩枚骰子應道:“我哪會法術!這是那個老瞎子送我的!”

  陳長傾不禁一怔,再要問時,那妖獸竟已猛然飛進,又是一口烈火吐出。

  那烈火極為兇猛,若是陳長傾自己避開,那段無延就必會身中烈火。

  當下無奈,陳長傾只好大喝一聲,挺劍回擊。

  只見一道金芒閃過,那烈火頓時被消了少許。

  但陳長傾畢竟道行不深,哪有那神通與這妖獸抗衡?

  陳長傾心知自己撐不過幾時,隨即向段無延大聲喊道:“段兄弟快走!”

  段無延見陳長傾受困,又豈能見死不救,當即回調骰子,大聲回應道:“我不走!我段無延豈是肯拋下朋友之輩!”

  冥冥之中,段無延似乎感應到了自己體內有一種奇勁與這兩枚骰子相應,現下情況危急,他不得不勉力一試。

  只見段無延眼中忽放清光,兩枚骰子皆是變得巨大無比,開始在空中翻滾。

  段無延不禁一怔,心道:“這他媽那是法術?老瞎子給了我這一骰子怕不是為了讓我以后騙錢用!”

  陳長傾見段無延不走,還轉起了兩枚骰子,當即急地大叫:“段兄弟快走啊!”

  然而陳長傾話還未說完,段無延那兩枚骰子便已停了翻轉,只見一道清光猛綻,兩枚骰子的點數分別為五和六。

  只見那兩枚骰子清光大放,映得那云天皆亮。

  段無延心念一動,驅使著那兩枚骰子朝著那妖獸砸去。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