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乾夔 > 第七章 老瞎子

第七章 老瞎子

  在去趙金全家的路上,段無延斜眼看向陳長傾,只見陳長傾雙眉緊皺,一臉嚴肅,那如似寒冰的面容幾乎快要滴出水來。

  段無延當即叫住陳長傾,大聲喚道:“停停停!”

  陳長傾一愣,緩緩停下了腳步,但眉頭仍是禁皺。只聽陳長傾問道:“怎么了?段兄弟?”

  段無延對陳長傾微微一笑,隨即又拍了拍陳長傾的肩膀,應道:“沒什么。”

  陳長傾不禁責怪道:“段兄弟,現在是關乎人命的時候,你就不要和我開玩笑了。”

  段無延又是一笑,故作輕松地解釋道:“這你就不懂了吧?論捉什么妖獸,我可能的確不如你。但要是談到人情世故,那你要向我學的東西可多著呢?”

  陳長傾聽得此言,心有不解,隨即又是問道:“在下自幼在山中修行,在人情世故這方面,在下確實是不如段兄弟。但現在我們是要去查明烿彘一事,這和人情世故又有何關系?”

  段無延嘿嘿一笑道:“哎!人家趙金全是我兄弟,是個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妖獸。你現在這一臉怒氣地去找人家,人家也不見得會配合你。畢竟你現在只是個小道士,又不是什么大道長,誰會第一次見你,就恭恭敬敬地聽你問話?”

  陳長傾微微怔了怔,隨即點了點頭,對段無延抱拳道:“段兄弟所言極是,在下受教了!”

  段無延見陳長傾對自己如此恭敬,不禁心中大快,一時傲然說道:“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一會兒你就在旁邊不要說話,趙金全問到,你就說你是我跟班。至于那些問題,就全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能問個清楚!”

  陳長傾看著段無延,不禁心中猶豫。

  段無延挑了挑眉毛,道:“你不信我?”

  陳長傾長嘆了一聲,道:“唉……我信你。”

  段無延見狀,心里又突然不是了滋味,但話說回來,這小道士不信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段無延心道:“這次我可不能把事辦砸了,要不到時候在去天虞山的路上,這小道士還不得一直瞧不起我,讓我做牛做馬?”

  段無延哈哈一笑,隨即催促道:“好了好了,我們快些走,轉過前面那個彎就到了!”

  陳長傾雙眉仍是緊蹙,面能滴水。

  二人奔至趙金全家門口,只聽得里面傳來一陣輕微的咳嗽聲。

  段無延也懶得想那么多,一邊用手敲著門,一邊大聲喚道:“趙哥!趙哥!小弟有事找你!”

  然而門內卻沒有半點趙金全的動靜。

  陳長傾當即眼光一冷,就要拔劍。段無延連忙將陳長傾攔住,道:“現在你是我的跟班!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許拔劍!”

  陳長傾皺了皺眉頭,又將劍按了回去。

  段無延又敲了敲門,大聲喊道:“趙哥!趙哥!”

  段無延又喊了幾聲,屋里這才有了動靜。只聽得一串極輕的腳步聲微微響起,緊接著木門被“吱呀”一聲打開,隨之一股濃郁的中藥味撲面而來,熏得段無延當即后退了一步,用手捏住了鼻子。

  而陳長傾在天虞山全清教修行多年,對草藥之味早已習慣,一時也不覺得這味道哪里熏鼻。

  段無延一邊用手在鼻子前扇著,一邊朝著門口看去,只見在那門前站著的并非趙金全,而是趙金全的女兒。這趙金全生得一臉兇相,可是這女兒長得卻甚是水靈,一雙眉眼更是稍帶施蟬之韻。

  不過,這趙金全的女兒看上去像是害了什么病癥,咳嗽得很是厲害,而在段無延和陳長傾兩個外人面前她又不得不強忍咳嗽,一時間將那一張小臉漲得通紅。

  段無延兩手抱了抱拳,隨即向趙金全的女兒問道:“哎,我是你爹的朋友,叫段無延。”

  趙金全的女兒咳嗽了兩聲,弱弱地答道:“我爹提起過你……”

  段無延一聽,當即笑道:“那可太好了,都不是外人!”

  可誰知趙金全的女兒卻又繼續說道:“我爹說你逢賭必輸,若是你找上門來絕不可借錢給你。”

  段無延不禁一怔,滿臉的尷尬。

  陳長傾見二人將話扯得遠了,便不得不出言問道:“你爹他現在在哪里?我們有要事要找他。”

  趙金全的女兒緩緩說道:“我爹他每天這個時候都要從城西門出去,到不遠處的山林里去獵肉。”

  陳長傾一聽,不禁又繼續問道:“那你可知道他獵的是什么肉?”

  段無延連忙攔住陳長傾,道:“我們還是先趕快往城西的山林去吧!一個小姑娘你問她那么多做什么?”

  陳長傾不禁困惑道:“可是……”

  “哪有什么可是!你現在是我跟班!”段無延催促道:“快走快走!”

  段無延拉著陳長傾就往城西處趕去。

  路上,段無延向陳長傾解釋道:“你可別讓趙金全的女兒知道烿彘之事!”

  陳長傾不禁奇道:“為何?”

  “為何!”段無延嘆了口氣應道:“她都病成那樣了!你要是再讓她知道他爹賣的是有毒的肉,她還不得一下暈過去?”

  陳長傾聽得此言,不禁點了點頭,連連稱是。

  而就在這時,段無延忽在人群之中看到一無比熟悉的身影。

  陳長傾也順著段無延的目光看去,只見在街邊上,有一披著黑袍的人正在緩緩走著,看那模樣似乎是生怕惹到別人注意一般。

  段無延當即沖了上去,陳長傾頓時一愣,當他想攔住段無延時,段無延已經跑到了那人面前。

  段無延一把掀開那人用來蓋住頭的帽子,大聲說道:“啊!原來你在這里!”

  那人見來者是段無延,連忙低聲叫道:“別出聲!別出聲!讓洪三爺抓到,我可就慘了!”

  原來這身披黑袍之人便是趙金全,他得知洪三爺在滿城找他之后,便不敢再在街上露出面目,只能用這種方式去蓋住頭臉。

  陳長傾此時已緩緩走了過來。

  段無延對陳長傾使了個眼色,隨即又對趙金全說道:“我們不聲張,咱先換個地方說話。”

  此時趙金全是既驚又怕,只好連連答應。

  三人先是順著人群走了一段,而后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街角處。

  那趙金全向段無延和陳長傾央求道:“我求求你們別找我的麻煩!我也沒想到事情會成這樣!我家里還有個生了病的女兒,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陳長傾眉頭一皺,開口問道:“你且告訴我們,那肉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趙金全咽了咽口水,老老實實地將事情的原委交代了出來:“前幾日,我女兒突然害了病,咳嗽的很厲害。我為了給她治病,花了不少的銀兩。但銀子是花了,這病卻仍是不好。實在是沒轍了,我就去問那算命的老瞎子,有什么法子能治我女兒的病。那老瞎子告訴我,病他沒法子治,但他能幫我多賺些銀兩。”

  段無延和陳長傾聽得此言,皆是眉頭皺了皺。

  段無延心中想道:“那老頭似乎是真有些本領。之前他說我昨天轉運,我就真的贏了不少錢,雖說后來都給輸了回去,但不管是贏是輸,我都算轉了個大運。”

  只聽趙金全又繼續說道:“老瞎子讓我去多抓幾只耗子,在山里烤了。烤完之后就會有幾頭三頭六臂的大豬被吸引過來。我只需將那幾只大豬抓完宰了,再將肉賣出去便可。如此辦法,能讓我一日多賺幾兩銀子。”

  “他沒告訴你這肉有毒?”陳長傾不禁問到。

  趙金全答道:“這……這這這……”

  段無延見趙金全言中似乎有詐,隨即逼迫道:“你還敢撒謊!再不老實,我就把你送到洪三爺那去!”

  趙金全只好求饒道:“我說!我說!那老瞎子只是讓我每天給他幾兩那大豬的肉,他就能保我每天在賭場上能多贏些錢。可后來我看這大豬的肉新鮮至極,若不賣了就可惜了,所以我就把那些肉當豬肉牛肉混到了洪三爺的鋪子里,順手再抽點利潤,可我真沒想到這肉有毒啊!也沒想到我會害死人!”

  “害死人?”陳長傾不禁大聲叫到。

  趙金全當即被喝了一跳,頓時哭喪著臉說道:“我也沒想這樣,我對不起羅家的羅大娘,她本來在辦八十大壽……全是因為我……全是因為我!”

  陳長傾大聲問道:“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趙金全哭著應道:“羅大娘的大壽是在三天前辦的……可我今天路過羅家,卻見羅家都辦起喪事來了……”

  陳長傾不禁雙拳緊握,心中忿忿。

  趙金全仍在求情道:“我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女兒還等著我照顧呢……我以后絕對不再干這種事了!”

  段無延不禁嘆道:“你先找個地方躲躲,等我們把事情都辦完了,你再看著風聲自己帶著女兒逃吧……”

  陳長傾的眉頭仍是緊鎖。

  段無延擔心陳長傾這呆子一會兒回過神又固執起來,非要拿趙金全問罪。于是連忙對趙金全說道:“這道爺沒說什么就是答應了,你快點找地方躲著吧!”

  陳長傾突然發聲道:“慢!”

  段無延和趙金全頓時都是心中一凜,生怕陳長傾為難。

  可誰知陳長傾卻只是嘆了口氣,說道:“不知者無罪,我不怪你。但你需要帶我去找你說的那個老瞎子。”

  段無延一聽這話,方才松了口氣,道:“我知道在哪,我帶你去便是了!”

  段無延隨即又扭頭對趙金全說道:“你快些找個地方躲著,有我和這位道爺在,這事沒什么大不了的!”

  趙金全一聽,連忙跪在地上給段無延和陳長傾磕了幾個響頭,口中還不忘念叨:“多謝兩位爺!多謝兩位爺!”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